安源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曾经随意

[小说] 曾经糜烂(原创进行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5-16 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曾经糜烂
不是现在,
我倒想知道是怎么个糜烂然后又是谁把他挽救的
发表于 2009-5-16 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曾经糜烂
不是现在,
我倒想知道是怎么个糜烂然后又是谁把他挽救的
pxyyzz 发表于 2009-5-16 12:46

汗只是想听呀几哈曾经是罗立几糜烂个!
冒得别个想法!
发表于 2009-5-16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人有各人个想法,汗就想晓得糜烂到里哟里几个程度
发表于 2009-5-16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排马克~~坐等更新
发表于 2009-5-18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还不来,这楼就被这群水王给水了。

呵呵,我看到进安聊那段,就知道是一老安坛人了,继续看下去,原来是大花蛇啊~

我八卦滴狗血开始沸腾喔~快点更新啊,好奇心大盛~
发表于 2009-5-18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原来是故人
发表于 2009-5-19 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还没有回来的......
 楼主| 发表于 2009-5-19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96# 曾经随意 聊天一直到天边露出了第一道曙光才结束,持续的兴奋在最后一秒钟转化成浓浓的倦意一阵阵向大脑袭来。在喝完最后一口酒再洗完澡的时候指针正好停在了6:00的位置而天气依旧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萍乡至宣风的这70公里路在今天显得特别漫长,邓丽君《何日君再来》的糜糜之音让我的眼皮数次想重合在一起以至差点与前面突然刹车的中巴车追尾,冲着中巴司机骂了那句最经典的宣风话后点燃了一支烟并把丽君的歌换成了BEYOND的《不可一世》,伴着振奋的歌声终于赶到单位。到营业厅跟每个同事道了个早以证明自己已经上班了并与刘姐开上一个黄而不色的小玩笑是每天要做的事,这种例假般重复着能消磨掉一个有志青年最后斗志的工作让我提不起任何兴趣,在简单交待了一下后就直接到宿舍关上了门打算美美的睡上一个回笼觉,不可思异的是这个普通一天的上午的小息竟然遇到了三年未遇的梦遗,这让我不禁感到一丝淡淡的愁伥。把自己打扫干净已是中午时分,吃饭的间隙翻看着当日的信息日报,整版都充斥着的互联网的消息让我切实感受到了网络时代的到来。
下意识的拿出手机,可恶的模拟电话不得不让我走出办公室来到院子中央转了两圈才找到两格微弱的信号,在按下那串呼机号码的时候我相信我确实是犹豫了一下才按下了拔号健,当时我设想了了几种可能,每一种可能都几乎让我打消了与CHN见面的念头,但最终我还是没有抵受住好奇心的诱惑而在她复机后约好了下班后在梦工厂见面。
 楼主| 发表于 2009-5-19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晚上本来就想把这段贴出来,可朋友在喝完酒后霸占着唯一的笔记本使劲的斗着地主直到十二点多,我无法抗拒困意先睡了。再过十分钟就要出门了,办完手头的事我会尽快写出后续的情节。谢谢大家!
 楼主| 发表于 2009-5-19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花蛇  貌似 老五把你拉进安坛以后的内容  你就没继续写了撒

主要是看内容撒  饭倒爱是谁  不知道。。。。

我还看得津津有味呢,,,不过你从99年到07年 时间转换得也太快了哈
我可是仔细观看你写的自传呢, ...
再看就扁你 发表于 2009-5-15 14:03
呵呵,谢谢阿扁帮我指出笔误。她走的那年是2001年。
发表于 2009-5-19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工厂昏暗的灯光中零散的坐了几个人,只有一个貌似女人的人坐在那里背对着昏暗的灯光让从门口进来的我因为光线的跳跃无法看清楚他的脸部,我心里暗暗祈祷不要长得太丑在来之前我已对这次见面的场景做了各种计划,如果长得实在不堪入目的话在这个时候进入梦工厂的我绝对不是大花蛇,我径直朝梦工厂的卫生间走去一边谨慎地用余光瞟着坐在那里的疑似CHZ女人,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09-5-19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两条蛇?????
发表于 2009-5-19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美人蛇来了!
发表于 2009-5-19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等.............
 楼主| 发表于 2009-5-19 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134# 曾经随意 与CHN的约定让我整个下午都在矛盾中度过,我无法确定该不该去见她,我唯一知道的是这次见面一定会发生点什么而这种事情的发生也许会让我的生活轨迹发生重大的改变,最后在我自己对自己的定力再次充满信心的时候,我选择了见面。临近下班前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做完每天都在重复着的工作后,拿上包离开了办公室。在路上想起应该给老伍去个电话,我想毕竟他在这方面也是有经验的也许可以给我一点建议,而在内心深处我知道其实我还是有点怯场了。
到达萍乡才五点多,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以上,走进梦工厂的时候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二个服务员正在跟调酒师开心的聊着天,她们开心的笑脸让我稍带点紧张的心情一下子轻松起来,坐在吧台边上的时候,调酒师奇怪的问今天怎么一个人来并随手送上一瓶我经常喝的啤酒,我告诉他我今天是来相亲的惹得边上两个服务员满眼爱味的笑了起来并放肆的展现出甜美的小酒锅。喝着啤酒与调酒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也许他也看出了我有心事所以很快就做他的事去了。这时音箱里传来《卡萨布兰卡》优美的旋律让我突然想起了她,不知道她在那边怎么样了,也不知道她是否还会听《卡萨布兰卡》。几个月来通过的三次电话让我觉得一次比一次平淡,关于我们之间的感情我隐隐感觉到不安。这一刻我突然觉得我不能这样不公平的对她!正当我站起来要走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女孩从门口慢慢的走进来,直觉告诉我就是CHN。
 楼主| 发表于 2009-5-19 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142# 曾经随意 公元1999年是我一生中变数最多的一年,这年里我做成了平生第一次成功的生意,也学会了理直气壮的受贿而不脸红,这一年的年底,我让我的女人第一次怀上了我的第一个孩子,并在平安夜之前拿到了平生第一张盖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大红印章的结婚证。那一年,我二十五岁。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准备好了做一个对家庭、女人负责的男人,匆匆地就告别了单身了25年的生活,甚至在第一次见她父亲的时候,我都还没有想好到底是叫爸爸还是叫叔叔。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我根本都没有想过结婚后和结婚前的生活应该是不同的,就因为一个生命的孕育而改变了一切。以至到千喜年来到的时候,我也开始了我放纵的生活。
农历新年快到了,家家户户都在为一年的忙碌作最后的总结。这时的我却和一些所谓的朋友窝在了阳光大酒店1111房赌博了三天,这一年的农历新年因为我撒了一个慌而没有在家跟老母亲吃上一顿团年饭,一直到正月初六走出宾馆的时候,我已经把我一生的积蓄完全输光了,并欠下别人5万元债务。现在想起来,当时我把一个还算是积极向上的我也给输了。那时,离我结婚还有四十七天。
在朋友的资助下,总算是宴请完了所有亲朋好友,并收到一笔足够让我还清所有欠债的不小的礼金。她是一个很大大例例的女人,从不会乱翻我的包,也没有太多的朋友,从不打麻将,也不在意经济状况,待我的朋友很真诚,所以在我眼中她基本上没有什么缺点,除了不太会作家务以外。
婚后,所有的一切又都归于平淡,除了她肚子中的宝宝一天天在长大以外,基本都想不起那时发生了些什么事,只记得那时候的天总是特别的蓝,而日子也总是过得很慢。
农历七月十四,正值传说中鬼门关大开的日子,我的小伙子来到了这个世上,那天在萍矿机关医院产科共出生了二十三个孩子,只有她生了个男孩,这虽然让一直想要生个女儿的我有点失望,但却也让我异常的兴奋,算八字的先生说龙年鬼节出生的男孩儿属龙种,是文曲星下凡,让我又得意了很久。
孩子六个月的时候,她不顾我母亲的反对,毅然断了奶,并历举了她能找到的所有专家的建议和文字的说明以证明六个月以后的母乳已经没有太多营养让孩子吸收,当然,那时我也基本同意她的观点,并极力说服我的母亲,虽然我知道她这样做只是为了保持她的身材,但喂了六个月了,也难为她了。
在孩子断奶后大约一个多月的一天,她突然跟我说想去马来西亚学习酒店管理,这让毫无准备的我突然一惊,一时都想不起来怎么样回答。那天,空气中迷漫着很多灰尘,阴沉沉的,没有一丝风。
用了二天三夜的时间,在抽完一整条烟以后,我作出了不让她远渡重洋的决定。接下来就是极力的劝说,并陈列了所有我能想到不让她去的理由,我告诉她马来人上WC都不用纸而是用手擦屁股,出来就用手抓咖喱饭吃。当然,在所有理由里面最重要的一条还是孩子太小,不能没有娘在身边。最后我甚至开玩笑的问她如果她走后我有别的女人怎么办?她笑着说:别臭美了,就你胖成这样,除了我当初多听了一遍小任的《心太软》,一不小心误上了你的床以外,还有那个女人能看得上你?。经过一个多月的劝阻,我最终还是没有说服她打消出去的念头,在她以“学成后找个好工作,多挣点钱争取用再大一点的步子迈向小康”这一理由的支持下,我觉得我实在没有再阻止她南下的道理。
2001年三月的一天,她带着我们用所有积蓄换来的二万三千元港纸和借来的五千美金学费以及我帮她在网上查到的中国驻吉隆坡领事馆的电话号码登上了直飞吉隆坡的航班,在白云机场的候机厅,她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走后,你一定要控制住自己,实在不行了就是用手,也别去嫖,太脏!照顾好孩子,别让他吃太多,省得象你那么胖到时没女孩要。有时间我会打电话回来的。很奇怪的是,在送走他的那天晚上,站在广州海洋酒店二十七层的窗前,我竟突然有了一种很轻松的感觉。那时,我似乎看到了我们奔跑在海南亚龙湾的沙滩,后面跟着的是我的小伙子~~~~

回到萍乡以后,除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手中没有什么好抱的有点不习惯以外,又过起了朝九晚五的那种生活。如果说比她在的时候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跟朋友同事喝酒的次数变多了,以致这段时间我的酒量得到突飞猛进的增长,体重的增加也与酒量几乎成了正比,一度达到了创纪录的88公斤。直到几个月后的一天凌晨二点多,天气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三十几度的高温让我全身不停出汗的同时,也让我的下半身急剧的澎涨起来。在数到三百七十六只绵羊的时候,我知道今晚已经无法入眠了,冲了一个凉再从冰箱里拿了二罐百威然后点上一支烟就直接坐到了电脑前,漫无目的的看了几篇除了发表日期是真实的,内容都是假的新闻,顺便了解了一下我的偶象饭岛爱的近况及新近出的猛片以后便登录了QQ,本来就只有几个朋友的QQ版面上的头像一片灰色,让我不禁恶毒的想象他们是不是喝醉了正在WC狂吐还是抱着那个不是自已老婆的女人正在作爱。突然跳出一个不停闪动的QQ头像让我一瞬间觉得小企鹅就是世界上最可爱的那种动物而“嘀嘀嘀”的声音简直就是最美妙的歌声。那个网名叫老伍的人在问了我近来都在干什么以后,直接就把一个网址传给了我,打开一看,正是传说中的安聊,里面狂热的气氛正好呼应了闷热的天气并让我感叹萍乡什么时候就变成了广州有如此丰富的夜生活而我竟然还不知道。很快把自己化妆成一条蛇溜进去的时候,我已经决定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放荡不羁、并不拒绝网恋、且正落着单的坏男人以呼应“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千古名言。并将里面那些网名取得特纯真的小女孩作为聊天的首要目标,虽然我无法确定她们是男是女。
聊天室里的气氛热烈异常,乡土气息浓厚的脏话以及各种调情的对话层出不穷的演绎出来,大家犹如喝了鸭血般争先恐后地挥霍着过剩的荷尔蒙,在雌雄激素的碰撞下,苍白的青春竟然可以在这样一个闷热的午夜飞扬,这一切让我感到无比的新奇和兴奋,我感觉自己已无法控制激动的心情,一口气喝光一罐百威再深吸一口香烟举着两根僵硬得如筷子般的食指用打小就没学好的拼音结巴地打出了“大家好”三个字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三个字会影响到我的一生。
就在我眼花缭乱的寻找着聊天对象以实现即定目标的时候,一个网名叫CHN的女孩发来一个笑脸问我为什么取这样一个网名。这无疑使我为之一振并没忘了小小的佩服了一下自己取名时的创意。以至在我刚打完“你好”两个字就后悔为什么要这样回复,我不能这样彬彬有礼,因为我给自己定位的角色其实跟流氓也差不到那去。于是我用了大约三分钟的时间以自己认为相对严肃的态度打出一行字告诉她因为蛇从外型上极象一种人体器官虽然显得有稍长但都有一个共性即喜欢钻洞。当我勉强打完这句话的时候我无法确定她是否还在不在线上等着我的回答,出乎意料的是她及时的发过来一个我本人认为是比较爱昧的表情,这给了我极大的信心,为避免打字的时间让她无法忍受,我试着以最简单的方式和她沟通于是打出了“见面?”两个字,在我看到屏幕上两个大红色“同意!”的时候,我的糜烂生活就此开始了。
很奇怪的是当时我竟然可以无耻到没有一点想到远在他乡的她和就睡在隔壁的小伙子。很多年以后想起那晚都会让我感慨并设计过多个版本的结局,比如说当时如果小伙子突然醒了要尿尿而让我没有上网那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当我拍死停在我手臂上的那只该死蚊子的时候,我已经心安理得地在手机上存上了她的PP机号码。

聊天一直到天边露出了第一道曙光才结束,持续的兴奋在最后一秒钟转化成浓浓的倦意一阵阵向大脑袭来。在喝完最后一口酒再洗完澡的时候指针正好停在了6:00的位置而天气依旧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萍乡至宣风的这70公里路在今天显得特别漫长,邓丽君《何日君再来》的糜糜之音让我的眼皮数次想重合在一起以至差点与前面突然刹车的中巴车追尾,冲着中巴司机骂了那句最经典的宣风话后点燃了一支烟并把丽君的歌换成了BEYOND的《不可一世》,伴着振奋的歌声终于赶到单位。到营业厅跟每个同事道了个早以证明自己已经上班了并与刘姐开上一个黄而不色的小玩笑是每天要做的事,这种例假般重复着能消磨掉一个有志青年最后斗志的工作让我提不起任何兴趣,在简单交待了一下后就直接到宿舍关上了门打算美美的睡上一个回笼觉,不可思异的是这个普通一天的上午的小息竟然遇到了三年未遇的梦遗,这让我不禁感到一丝淡淡的愁伥。把自己打扫干净已是中午时分,吃饭的间隙翻看着当日的信息日报,整版都充斥着的互联网的消息让我切实感受到了网络时代的到来。
下意识的拿出手机,可恶的模拟电话不得不让我走出办公室来到院子中央转了两圈才找到两格微弱的信号,在按下那串呼机号码的时候我相信我确实是犹豫了一下才按下了拔号健,当时我设想了了几种可能,每一种可能都几乎让我打消了与CHN见面的念头,但最终我还是没有抵受住好奇心的诱惑而在她复机后约好了下班后在梦工厂见面。与CHN的约定让我整个下午都在矛盾中度过,我无法确定该不该去见她,我唯一知道的是这次见面一定会发生点什么而这种事情的发生也许会让我的生活轨迹发生重大的改变,最后在我自己对自己的定力再次充满信心的时候,我选择了见面。临近下班前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做完每天都在重复着的工作后,拿上包离开了办公室。在路上想起应该给老伍去个电话,我想毕竟他在这方面也是有经验的也许可以给我一点建议,而在内心深处我知道其实我还是有点怯场了。
到达萍乡才五点多,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以上,走进梦工厂的时候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二个服务员正在跟调酒师开心的聊着天,她们开心的笑脸让我稍带点紧张的心情一下子轻松起来,坐在吧台边上的时候,调酒师奇怪的问今天怎么一个人来并随手送上一瓶我经常喝的啤酒,我告诉他我今天是来相亲的惹得边上两个服务员满眼爱味的笑了起来并放肆的展现出甜美的小酒锅。喝着啤酒与调酒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也许他也看出了我有心事所以很快就做他的事去了。这时音箱里传来《卡萨布兰卡》优美的旋律让我突然想起了她,不知道她在那边怎么样了,也不知道她是否还会听《卡萨布兰卡》。几个月来通过的三次电话让我觉得一次比一次平淡,关于我们之间的感情我隐隐感觉到不安。这一刻我突然觉得我不能这样不公平的对她!正当我站起来要走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女孩从门口慢慢的走进来,直觉告诉我就是CHN。
发表于 2009-5-20 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安聊的网址是什么
发表于 2009-5-20 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哦,楼主的名字就是因为这样取的呀,看来每个人的名字都有一种含意
发表于 2009-5-23 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女人有自己的事业就是好
 楼主| 发表于 2009-5-24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144# 曾经随意 “你就是XXX吧?”CHN走到我面前仰头挺胸的问我表现出对自己的身高很有自信,略带吵哑的声音与她这个年龄的女孩显得有点不对称。当我故做镇静的和她简单打过招呼后,我发现我竟然没有一丝不适应。一起坐到了卡座上借着昏暗的灯光打量起她,她是那种长得不丑,算是美得有点粗糙的那种女孩,但绝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微微上挑的眼角怡然就是相书上所说的那种桃花眼。“你比我想象中要高”我故意赞赏了一下她的得意之处以便让她在瞬间对我产生好感,由于面对面聊天我无法做到象网上那样放纵,所以我决定放弃网上聊天的语气就按生活中交往的方式来跟她聊。“你比我想象中胖”CHN的这句开场白让我立刻判断出她是个心高气傲的女孩,并马上在心里为她量身订制了三套聊天方案以防止没有话题冷场~~~~~(省略500字聊天内容)。就在我们聊得越来越投入的时候,老伍带着他那特有的道貌岸然的嘴脸出现在桌子旁边,打招呼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三十八度仿古四特独有的气息。简单介绍一下后我习惯性的跟老伍拼起了酒,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把老伍放倒的机会是我那时喝酒的原则虽然我从没有得手过。一件百威下肚后我们商量好了去南极星吃饭并约上了曾瞎子、潜龙在渊和另一上我不认识的女网友。
从梦工厂出来上车后,CHN坐在副驾上问我:这是你的车?我随口回答单位的,这时我明显从她眼神里读出了一丝失望,这让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尽快结束这次见面的想法并暗暗决定吃完饭就送她回家。一路上都没有再说话。到南极星的时候,曾瞎子听说我带了个女孩过来,早已经象跳蚤般窜上窜下点好了酒菜。
酒局开始以后,宾主双方在热烈友好的气氛下就大家关心的男女问题展开了讨论,并不时加上点安聊里网友间的绯闻。由于刚进安聊对网友不太熟悉让我无法加入这个话题。只是从他们口中得知里面有很多人都是我早就认识和熟悉的朋友,这让我有一种小蝌蚪找到了家的感觉。CHN不喝酒,就坐在我边上吃着菜,聊到安聊绯闻的时候则会眼睛放光的插上几句让我感叹原来在心高气傲的假象下掩藏着的也不过是一颗小女人的心。这让我觉得很无味。最后不知是谁说饭后去伊人唱歌再接着喝的提议让CHN兴奋异常,不愿扫了朋友的兴让我不得不改变送她回家的计划。(未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客户端|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宣传中心|安源论坛 ( 赣ICP备13001315号-6 )

GMT+8, 2017-6-27 03:10 , Processed in 0.130842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