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源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曾经随意

[小说] 曾经糜烂(原创进行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5-24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伍是谁?
发表于 2009-5-24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群里面的那个老五
发表于 2009-5-24 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滴几味道  
 楼主| 发表于 2009-5-24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xyyzz 于 2009-5-25 08:33 编辑

178# 曾经随意 在去伊人恋歌房的路上,CHN明显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她问我:怎么了?我随口答到:喝多了。一路上人们都没有再说话,曾瞎子和潜龙在渊天南地北的聊着最后话题转到了越南,当说到越南男女比例失调严重男人如大熊猫般珍贵的时候,潜龙在渊拿过电话以一种特诚恳的表情拔了一串号码,听得出来对方是个女孩,估计他今天是打算把伊人变成河内。
到达伊人的时候大厅没有几个人,随便找了个台坐下,啤酒倒满面前的酒杯的时候老伍已经点好了整版的BEYOND。在唱到《光辉岁月》的时候美女帅哥们陆陆续续的走了进来,不一会就加满了两张台,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后所有认识和不曾认识的男女们就都带着一种恶狼般的眼神寻找着自己的目标并不时起立换到一个最合适的位子以便拼了命的灌酒,于是一时间椅子移动的声音、酒杯相互碰撞的声音夹杂着男女调情的声音和歌声一起混合着香水、烟酒气息朴面而来,在和所有的人喝过一杯酒以后,我发现边上不知何时坐了一个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女人味的女人,伴着酒精的迷离在摇弋的灯光扫射下,那正是我喜欢的那个类型。我无耻的想象了一下今晚也许能把她搞定,赶紧的碰过几次杯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手已经搭在了她的肩上成了她的忱头。就在我再次倒酒的时候我看到另一边的CHN正怒视着我,看她的样子好象随时会把手中杯子里的茶水拔到我的脸上。独自一口喝光倒出来的酒我冲向了正操着萍乡广东话极其投入的唱着《喜欢你》的潜龙在渊并一把抢过他的话简,在他甩过一句还算正宗的“丢你”后我竟然一口气完整的唱完了一首《再见理想》,正当我洋洋得意的感觉家驹也不过如此的时候却发现找不到一点掌声,扫了一眼才发现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身边女孩的身上正想方设法的劝着对方喝醉,把我的手臂当忱头的女人已不知道被那只狼叼走,只有老伍正操着萍乡澧陵话和老板娘说着什么惹得风骚的老板娘不时花枝乱擅的笑得比蜜还甜。CHN在边上一个人默默的喝着茶。估计他们都已认定她是我的女人所以没有招呼过去。看着她那失意的样子,我突然产生了一丝丝愧疚,我觉得我不能这样冷落她,即然带出来了我没有理由让她不开心,这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于是我坐到了她身边,出人意料的是她拿起一瓶酒直接就把面前的空杯倒满并和我面前的杯了碰了一下,一句话都没有说一口就喝光了。我假装带着一点迷茫的眼神看着她,“看什么看,要看就看美女去,快喝!”她把眼一瞪说。我赶紧把面前的酒一口喝完,然后她再倒,再喝,仍然没有说话,在我被一阵尿意逼得要起身的时候她抢先直接冲向了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我确定她吐了,我问她:没事吧?她摇了摇头,然后把头靠在了我的肩上,我能感觉到有泪水一样的东西流到了我手臂上
十二点多钟从伊人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人,估计战友们早已经就近开房打响了凌晨的战役,CHN已不知被谁塞进了车。我正想招呼老伍换个地再喝的时候,瞎子眯着惯有的醉眼搂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老弟,今天就到这里,快带着姑娘该干嘛干嘛去,记得明天早上打电话汇报工作!我作势要踢他一脚却被他敏捷的躲开,在同志们用一种爱昧的眼神的注视下我启动了汽车,随着老伍的一声:慢点,别出事省得明天没人买单!我冲向了矿务局方向。
CHN不知是不是真的醉了,歪在坐椅上没有一点声音,突然我发现我还不知道她住那,把车泊在广场边上我用力推了她几下,她嗯了一声又倒向了另一边。在确定我无法问出她的住处以后,我决定去开个房间虽然我从不跟喝醉的女孩开房,但我知道我不能把她丢在广场当然也不可能带她回家。到天堂谷登记好房间后,没有一点反抗我把她半搂半抱的拖到了405标间。(未完)

建议lz不要用斜体字,看不清,我改过来了
发表于 2009-5-25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有蛮吊人家个味口几。
发表于 2009-5-25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随意 恨会出名
 楼主| 发表于 2009-5-26 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有蛮吊人家个味口几。
橱女人 发表于 2009-5-25 11:37
真对不起橱女人,近来确实很忙,天天睡眠的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实在没有时间续下去。我答应你,有空的话我一定多写点。不会让你失望,并且相信不会再让你等太久,顺便再谢谢你的捧场。
发表于 2009-5-27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决定去开个房间虽然我从不跟喝醉的女孩开房,但我知道我不能把她丢在广场当然也不可能带她回家。到天堂谷登记好房间后,没有一点反抗我把她半搂半抱的拖到了405标间。(未完)

我想了两天,今天终天确定你们开间房不可能就是在里面看看电视看看报纸洗个澡拉个大小便就算是谈个人生也不可能是促膝而谈最少也是胝足而谈到伤心处是相拥而谈,不过以楼主标题看性格的话可能前面一切都省略改用其它动作谈
发表于 2009-5-27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到底是如何动作呢?
发表于 2009-5-27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到底是如何动作呢?
pxyyzz 发表于 2009-5-27 09:08


最原始的动作应该就可以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5-28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186# 曾经随意 把她扔到床上我已经累得快窒息,急促的喘气让压抑在肚子里的啤酒一阵阵的向上涌,我无暇顾急她是否会摔到地上就急冲向卫生间狂吐起来,那种掏空般痛快淋漓的感觉让我增添了几分清醒,冲了一个澡出来看到CHN被我扔在床的边沿,露在深蓝色牛仔短裤外的修长大脚在柔和的床头灯照射下显得格外白晰,均匀起伏的胸部使我突然产生了一种莫明的燥动,让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如果她没有喝醉我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扑上去那怕完事后被判八年刑都行。在心底暗暗骂了一声“操”我把她抱正了一个位置,没有听清她嘴里说了句什么,我调好空调打开电视在另一张床上躺了下来才感觉头一阵阵的痛,那种撕裂似的感觉让我根本无法入睡,凌晨的电视里充斥着各种壮阳和减肥的广告让我感觉中国已没有男人而女人都可以比拟杨贵妃,看看手表才二点多,我知道今晚又已无法入眠。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我听到了旁边传来了起床的声音,我能感觉她正在看着我,但我并没有睁开眼睛虽然我的下半身告诉我确实我已经清醒。她一句话也没有说然后传来了洗澡的声音,当CHN围着浴巾再次坐在对面床上看着我的时候,急速分泌的肾上腺素导致冲动完全战胜了理智。在我要过去她边上的时候她假意问了我一句:干什么?就是用屁股听我也能听出她问得是多么的不坚定。我只说了一句:我要抱你!她的反抗显得那么的不自信~~~~(省略1500字正常作业程序)。当我第四次从她身上滚下来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恶心,我知道这一刻我已经把为人父,为人夫,为人子的尊严、责任和道义随精液统统排出了体外,太阳早已经升起,她带着一脸的坏笑说:你还行不行?我无法回答应这么严肃的问题,只好反问:你说我行不行?她的回答是还可以但不是她遇到过的最行的,我瞬间产生一种被玩弄的感觉,我想马上离开这里,但生理上极度的放松让我连动一下的体力都已失去。趁她洗澡的时候我打了个电话到单位请了假并做出了不再跟她联系的决定。
发表于 2009-5-28 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都想看到得却被你的~~~~替代了                      期待你的下文  绝不是带着消遣的心情来看的
发表于 2009-5-30 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嘻嘻,我是隔那么一两星期来瞧一瞧,果然都会有更新。我真是英明过人啊~~
另外为本文附上插图一张,以馈读者:
发表于 2009-5-30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ls有点意思
 楼主| 发表于 2009-5-31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210# 曾经随意 当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打扮好了准备出门,我连洗个澡的时间都不想再呆在这里,我的心里空落落的,大脑一片苍白只想尽快离开。她边擦头边对我说:不要走,中午陪我一起吃饭。那种语气贻然就是我的女朋友。我面无表情的撒着谎对她说我还要上班然后向门口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我听到她说了一句:不要再联系我了!她很明显是生气了。我突然想起什么,转过身对她说:我已经结婚了。她说:我知道。不要再理我了!这让我实实在在的松了一口气。
回到家正好碰到老妈出门买菜,她问我怎么没有上班,我支吾着应付了一下就逃也似的跑上了楼。冲进卫生间打开花撒我象电影里被强奸的女人一样不停的冲洗着自己的肉体,但我知道我的灵魂已经肮脏。我赤裸着扒在床上有种想哭的感觉,一瞬间我特别想孩子他妈,我不知道她在那边怎么样了,记忆中已经一个月都没有通过电话,我想打给她,但没有她的电话号码。我知道我这时不应该去想她,这对她很不公平只能让我变得更加的无耻。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看号码是曾瞎子打来的,我有气无力的声音让他表现得无比兴奋,在他正要盘问我的时候我把电话挂了并顺手关了机。
接下来的几天我没有上网,也没有出去玩,朋友们的电话不停的打来用一种特别淫荡的语气问的都是同一件事让我感觉特别烦。CHN真的没有再给我打电话,我当然更不可能再打给她,我甚至连安聊都不想进去就是不想再碰到她,虽然同志们告诉我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句话又一次在我身上印证了——安聊已经有很多人知道这件事而且她也经常挂在网上。大约过了三个多月,就在我正要把她的背影从记忆中清除干净的时候,我接到了她的电话。
那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当我接听的时候里面没声音,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就是她,正当我要挂的时候,她说话了:还记得我吗?我用一种假装轻松的口吻回答她记得并顺便问她:还好吗?她说不好,我不好再说话,沉默十几秒后我说:有事吗?我现在正忙。她说有个事想请你帮忙并约我在老地方见面。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我当然必须得答应她,谁让我跟她上了床?当我怀着不安的心情到达梦工厂的时候她已经坐在那天我们坐的地方,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后我们都没有说话,直到她问我近来过得怎么样?我才反应过来,我问她有什么事。她说想向我借点钱让我吃惊但却觉得很自然。我问她做什么?她说不要问好吗?我问:要多少?她说:五百。当我把钱给她的时候觉得很轻松,心情有一种突然释放的感觉。我又撒了个谎说有事要先走要不顺便送她,她同意了。问了她的住址后我向她家的方向驶去,在过北桥的时候她突然说:我有了!我心里一惊,这是我第二次听到这三个字,第一次让我感觉既紧张又高兴,但这一次却让我差点把车撞到护栏上。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只记得那时我头脑里一片空白。勉强把车开进她家楼下停住,她没有下车,也没有说话,就这么卑夷的看着我,我鼓起勇力问她: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她反问我:你说呢?我又一次无话可说,我点燃了一支烟,深吸一口后做出了一个回答的方案。我问她:你要不要生下来?她看了我有几秒钟说出了一句我认为很酷的回答:你有病啊?然后再次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说:你让我很失望!再深吸一口烟后,我把包里剩下的钱全部给了她。在她下车的时候我说:我知道我让你失望了,我自己都对自己很失望,而且我知道以后还会有很多人会对我失望。如果需要我陪你去医院就打电话给我。我记得她根本就没有停下来听我说完。
她没有再给我打过电话,日子又平静了下来,我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活,上班、上网、喝酒、唱歌~~偶尔在安聊看到她,跟她打个招呼也想知道一下那事怎么样了,她从来都没有搭理过我,但我能看到她经常跟一个固定的男人聊着天。又过了二个月的一个晚上,登陆安聊的时候有一个陌生的人找我密聊并告诉了我CHN其实早在我认识她以前就跟一个叫XXX的网友发生过关系并且他有把握相信她还不止跟一个网友上过床,而且前些日子刚堕过胎,奇怪的是我听到这事后竟然一点也没有生气。我用加粗大红字体给这个陌生人打过“谢谢你”三个字后突然觉得天都亮了。在聊友名单中找到正在闷骚中的老伍用密聊说:XX,我的肉体被人催残,快点约上哥几个到伊人叫好啤酒,记得点一首张镐哲的《好男人》!你买单啊!!!!
发表于 2009-5-31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接着又是一板比安的歌曲以后,在恰的八缠,然后回家困吧
发表于 2009-5-31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听了一晚上的比安
 楼主| 发表于 2009-5-31 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头,有一个朴素的少女,轻轻松松的走远,不知道那一天再相见~~~~~~~~~
发表于 2009-5-31 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讲不出再见,岁月无声
发表于 2009-5-31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冷雨夜我不想归家 怕望你背影只苦笑望雨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客户端|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宣传中心|安源论坛 ( 赣ICP备13001315号-6 )

GMT+8, 2017-10-23 14:22 , Processed in 0.130733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