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源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00|回复: 5

[吴楚萍乡] [转贴]张国焘的晚年原来并不悲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2-20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陆从没有过任何一个记者进行过采访报道,不知何时对于张国焘的死却有了这样的描述“1979年12月3日,一个风雪交加的冬夜,天气异常寒冷,在加拿大多伦多一家老人病院的病床上,一位老人忍受着严寒的侵袭。身边没有护士,也没有亲人。他就这样凄惨地客死异国他乡。他,就是中国现代史和中共党史上的一位特殊人物,中共创始人之一,中共一大13位代表之一,中共早期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后来另立“中央”与党中央分庭抗礼,最后投向国民党怀抱进行反共的张国焘。”

几乎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张国焘的晚年贫寒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是被活活冻死的。老秦说难道加拿大这个国家就是个“万恶的旧社会”?



jpg.gif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2011729113513408.jpg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201172911352840.jpg

和晚年张国焘很熟的著名史学家司马璐先生曾证实,加拿大是个很富足的国度,每个人都有生活无忧的保证。他承认张国焘很失落,但一点都不穷,所谓“冻死”是不存在的。如果一旦被冻死,多伦多的这家老人院将面临倒闭和巨额赔偿。别忘了加拿大不是前苏联,是个典型的民主国家,连时任总理特鲁多都在众目暌暌之下,何况个老人院。

还有另一种不靠谱的说法张国焘夫妇在加拿大时生活很艰难。因三个儿子均无力负担他们的生活,两人于 1968 年到多伦多与儿子短住一个时期后,很快就开始领取政府养老金并靠此生活。张国焘去世后,张家无钱安葬,据有关资料,最后还是由杨子烈出面,经人求助于当年在俄国受过张国焘救助的蒋经国,蒋安排下属汇了 3500元美金,这才解了张国焘的后事之忧,使其 "死有葬身之地"。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2011729113543206.jpg

对于这种子虚乌有的捏造,本博秦全耀加拿大的朋友找到了墓地埋葬的原始登记材料:

死者姓名:Kai Yin Chang ( 张恺荫)

年 龄:(空缺)

去世日期:1979 年12 月 3 日

土葬日期:1979 年12 月 4 日

如果看了这个记录,从去世到下葬只有一天之隔,所谓“无钱安葬”“到处求助”,应该是胡说八道。

张国焘与杨子烈结婚后,育有三子张海威、张湘楚、张渝川,三位皆在美国与加拿大发展事业。一篇文章透露说,经周恩来总理特批,张湘楚50年代在广州中山医学院学医。张国焘夫妇1968年来到多伦多时,长子张海威在加拿大多伦多教数学,二儿子张湘楚在美国纽约当医生,三儿子张渝川在加拿大多伦多当工程师。张国焘夫妇虽说不上大款,儿子也不是官二代富二代什么的,但晚年生活总还是其乐融融儿孙满堂享受天伦之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在大陆被整死的刘少奇,比吞安眠药自杀的老战友陈昌浩,可以说张国焘一家过着的是幸福美满的生活。

1976年前后,时任加拿大总理的特鲁多在多伦多开会,曾在没有预约之下特别前去探望张国焘,时间不是很长。三年后82岁的张国焘走完了他坎坷而又传奇的一生。1994年,在丈夫去世15年后,杨子烈以92岁高龄故去,二人合葬于多伦多松山墓园。河南大卫生态鼠药集团董事长朱禾丰的女儿在加拿大上学,他去过张国焘墓后对我说,与其它墓不同,张国焘墓的方向始终是向着东南方向,向着中国,向着他的家乡江西萍乡。老秦猜想,他生前一定有过叮嘱:坟墓向东方......

发表于 2012-2-21 02: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发表于 2012-3-6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政治本来就是残酷的,是是非非只有天知道
发表于 2012-6-19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想到张国焘如此想家,萍乡人们思念你,上栗人民以你为自豪,桐木父老乡亲不忘你
发表于 2012-7-24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见有“晚年张国焘在加拿大幸福生活”之类的文章在网上流传,某些网站还将其视为“历史的真相”加以推荐,置于首页。
此文原由秦全耀先生撰写发在凤凰网等博客上,标题《不是冻死的,晚年张国焘一家在国外的幸福生活》。文章颇热,点击达三万多次。跟帖者众。
文章开篇指责:“大陆从没有过任何一个记者进行过采访报道,不知何时对于张国焘的死却有了这样的描述‘1979年12月3日,一个风雪交加的冬夜,天气异常寒冷,在加拿大多伦多一家老人病院的病床上,一位老人忍受着严寒的侵袭。身边没有护士,也没有亲人。他就这样凄惨地客死异国他乡……’”。
文章质问“几乎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张国焘的晚年贫寒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是被活活冻死的……难道加拿大这个国家就是个‘万恶的旧社会’?”
文章断言:“所谓“冻死”是不存在的。如果一旦被冻死,多伦多的这家老人院将面临倒闭和巨额赔偿。别忘了加拿大不是前苏联,是个典型的民主国家,连时任总理特鲁多都在众目暌暌之下,何况个老人院。”
笔者看了这些说辞后,不禁哑然失笑:秦全耀义愤填膺却是搞错了对象。“冻死”说的来源恰恰不是大陆,而是来自号称“自由世界”的台湾,出自时年75岁,一生坚决反共并且也与张国焘结成莫逆之交的国民党要人蔡孟坚老先生之笔,由张国焘夫人杨子烈亲口说出。发表的时间是在张国焘去世后的第二个月。在此,本人愿意小施笔墨澄清一二。
蔡孟坚曾任国民党特务组织中统局少将处长,当年因抓捕了中共特科负责人顾顺章而名声大噪。一直深得蒋介石宋美龄夫妇赏识。
蔡孟坚与张国焘同为江西萍乡人。1938年张国焘叛党后,国民党军统局长戴笠亲领张国焘到蔡孟坚家,使得两人相识。渐渐地,两人关系由“乡谊发展为友谊”。后来张国焘在军统混得灰头土脸,蔡孟坚拉兄弟一把,将张介绍给另一同乡甘家磬。甘家磬时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长朱家骅的机要秘书,朱家骅因此得知张的情况,遂将张国焘安排为中统“对共斗争设计委员会”中将委员兼主任秘书的职务。
蔡孟坚晚年离开台湾到美国定居,与客居加拿大多伦多的张国焘仍然关系亲密,1977年圣诞节前,蔡孟坚飞赴多伦多看望张国焘,并写就《张国焘夫妇概谈今昔》一文在台湾联合报上发表。
1979年12月5日,美国旧金山英文媒体登出张国焘去世的消息,蔡孟坚看见后立即打电话给张国焘夫人杨子烈,告慰逝者亲属。两人在电话中因悲痛而泣。一个月后,蔡孟坚写出悼念文章《悼念反共强人张国焘》,赞誉“国焘为人,坦直平正”,发表于台湾传记文学出版社1980年元月号的《传记文学•张国焘先生逝世特辑》①。全文共分九个部分,第一部分小标题正是:“他在加拿大卧病冻死”,详细叙述了张国焘的死因。
文章中是这样讲述的:
11月5日金山英文报载“中国共产党创始十二人之一最后一人张国焘在加拿大多伦多老人病院逝世”消息,我立即叫长途电话找张太太,她不在家,但有人代为答话,说:“张老先生在大雪严寒气候下冻死了。”电话即断,隔晚张太太在哭泣中与我通话,她说:“国焘在三日前冻死了。”她在悲愤中接着告诉我:“本来国焘病况在今年较有好转,中风中右手脚稍能转动,有时可以慢慢的勉强上下床,头脑与说话,也较清楚,上月二十六日他满八十二岁,三个儿子接他在大儿家,媳妇及孙儿女们全体为他祝寿。他在高兴中有谈有笑,玩弄孙儿辈,仅说:“病院暖气有时关闭,冷得他时作吐呕。”张太太在送他返病院时,带去几床毛毯,为他加盖,殊料这个官办老人病院,养病老人多,护士少,医生更少,每日服侍三餐,隔日为病人洗澡外,平时病人按铃,多不理会。在本月初数日,当地大雪不止,这位终日睡在窄狭病床上的国焘,有时转身,被毯即掉在床下,自己无法拾起,叫人也无人来助,只有咬紧牙齿受冻,三日五时起,他大吐大呕两小时,就此昏迷不省人事,待叫医生诊断,证已绝气。张太太及儿媳赶到时,已把他尸体停放在病院太平间,家人观此惨况,痛哭愤怒不堪……(详见附件)
以上就是张国焘因受冻引发呕吐最终导致死亡的情况。蔡孟坚文是目前所见最早、最直接的叙述。张国焘的家人从未异议。
滑稽可笑的是,上述事实情况在秦全耀文中经过七拐八拐后就完全不存在啦,用“加拿大是个典型的民主国家”这类高帽子一戴,张国焘客居它乡的日子就变成幸福生活了。拥趸们也纷纷附和,对张国焘当年的背叛做褒美状,或曰叛变才能幸福,或曰队伍中人应该以此为光辉榜样云云。这就更让人发笑了。张国焘自当年逃离延安后一直就是灰头土脸,处处碰壁,失道寡助,连个台湾也呆不下去,只能远离故土客居异国它乡,苟且而已。这怎么个幸福法?对此,杨子烈老太太在张国焘去世后对蔡孟坚说的那一席话最具实情,老太太说:“我们做共产党20年,反共产党40年,一生未享到半点幸福,天道真不平呀!”。这悲愤的话令蔡孟坚这样心狠手辣的老牌特工也悲从心来,不禁跟着哭起来。(见附件)如此鲜明对比令“晚年张国焘在国外的幸福生活”之说显得多么的搞笑。
除上面所讲之外,秦文所述其它部分也为不实。比如秦文说道:
“本博秦全耀加拿大的朋友找到了墓地埋葬的原始登记材料:
死者姓名:Kai Yin Chang (张恺荫)
年 龄:(空缺)
去世日期:1979 年12 月 3 日
土葬日期:1979 年12 月 4 日
如果看了这个记录,从去世到下葬只有一天之隔,所谓‘无钱安葬’‘到处求助’,应该是胡说八道。”
对此需指出:对于墓园来说,安葬者的这个资料属于死者及家属的隐私,不能公开。秦先生的朋友是如何搞到这个原始登记材料的?再说按照常理,一个人自辞世到下葬之间起码还要安排个亲朋好友告别之类,何以匆匆忙忙“从去世到下葬只有一天之隔”?翻阅张国焘年谱,张国焘安葬时间为12月5日②而非秦文所称的12月4日,蔡孟坚文中也交待得很清楚“五日已行安葬”。秦文将人家的安葬时间乱写一气,对逝者不尊。于是要问:究竟是谁在胡说八道?至于安葬费用,张老夫人也讲得很清楚“有些款项洽由病院垫付”,且墓碑尚待完成。这些情况秦全耀先生似乎一概不知。
最后,秦文结尾称张国焘之墓“与其它墓不同,张国焘墓的方向始终是向着东南方向,向着中国,向着他的家乡江西萍乡。老秦猜想,他生前一定有过叮嘱:儿啊,爹死后,将爹的坟墓向东方……”。这种写法用做煽情确实不错,但是笔者文件夹收藏的实地照片显示其方向并无特别之处。
纵观全篇,秦全耀先生下笔甚为煸情,胡吹乱写,不打草稿,离实际差之甚远。而如今但凡此类煸情之作大都是假货。啧啧。
发表于 2012-7-24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见有“晚年张国焘在加拿大幸福生活”之类的文章在网上流传,某些网站还将其视为“历史的真相”加以推荐,置于首页。
此文原由秦全耀先生撰写发在凤凰网等博客上,标题《不是冻死的,晚年张国焘一家在国外的幸福生活》。文章颇热,点击达三万多次。跟帖者众。
文章开篇指责:“大陆从没有过任何一个记者进行过采访报道,不知何时对于张国焘的死却有了这样的描述‘1979年12月3日,一个风雪交加的冬夜,天气异常寒冷,在加拿大多伦多一家老人病院的病床上,一位老人忍受着严寒的侵袭。身边没有护士,也没有亲人。他就这样凄惨地客死异国他乡……’”。
文章质问“几乎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张国焘的晚年贫寒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是被活活冻死的……难道加拿大这个国家就是个‘万恶的旧社会’?”
文章断言:“所谓“冻死”是不存在的。如果一旦被冻死,多伦多的这家老人院将面临倒闭和巨额赔偿。别忘了加拿大不是前苏联,是个典型的民主国家,连时任总理特鲁多都在众目暌暌之下,何况个老人院。”
笔者看了这些说辞后,不禁哑然失笑:秦全耀义愤填膺却是搞错了对象。“冻死”说的来源恰恰不是大陆,而是来自号称“自由世界”的台湾,出自时年75岁,一生坚决反共并且也与张国焘结成莫逆之交的国民党要人蔡孟坚老先生之笔,由张国焘夫人杨子烈亲口说出。发表的时间是在张国焘去世后的第二个月。在此,本人愿意小施笔墨澄清一二。
蔡孟坚曾任国民党特务组织中统局少将处长,当年因抓捕了中共特科负责人顾顺章而名声大噪。一直深得蒋介石宋美龄夫妇赏识。
蔡孟坚与张国焘同为江西萍乡人。1938年张国焘叛党后,国民党军统局长戴笠亲领张国焘到蔡孟坚家,使得两人相识。渐渐地,两人关系由“乡谊发展为友谊”。后来张国焘在军统混得灰头土脸,蔡孟坚拉兄弟一把,将张介绍给另一同乡甘家磬。甘家磬时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长朱家骅的机要秘书,朱家骅因此得知张的情况,遂将张国焘安排为中统“对共斗争设计委员会”中将委员兼主任秘书的职务。
蔡孟坚晚年离开台湾到美国定居,与客居加拿大多伦多的张国焘仍然关系亲密,1977年圣诞节前,蔡孟坚飞赴多伦多看望张国焘,并写就《张国焘夫妇概谈今昔》一文在台湾联合报上发表。
1979年12月5日,美国旧金山英文媒体登出张国焘去世的消息,蔡孟坚看见后立即打电话给张国焘夫人杨子烈,告慰逝者亲属。两人在电话中因悲痛而泣。一个月后,蔡孟坚写出悼念文章《悼念反共强人张国焘》,赞誉“国焘为人,坦直平正”,发表于台湾传记文学出版社1980年元月号的《传记文学•张国焘先生逝世特辑》①。全文共分九个部分,第一部分小标题正是:“他在加拿大卧病冻死”,详细叙述了张国焘的死因。
文章中是这样讲述的:
11月5日金山英文报载“中国共产党创始十二人之一最后一人张国焘在加拿大多伦多老人病院逝世”消息,我立即叫长途电话找张太太,她不在家,但有人代为答话,说:“张老先生在大雪严寒气候下冻死了。”电话即断,隔晚张太太在哭泣中与我通话,她说:“国焘在三日前冻死了。”她在悲愤中接着告诉我:“本来国焘病况在今年较有好转,中风中右手脚稍能转动,有时可以慢慢的勉强上下床,头脑与说话,也较清楚,上月二十六日他满八十二岁,三个儿子接他在大儿家,媳妇及孙儿女们全体为他祝寿。他在高兴中有谈有笑,玩弄孙儿辈,仅说:“病院暖气有时关闭,冷得他时作吐呕。”张太太在送他返病院时,带去几床毛毯,为他加盖,殊料这个官办老人病院,养病老人多,护士少,医生更少,每日服侍三餐,隔日为病人洗澡外,平时病人按铃,多不理会。在本月初数日,当地大雪不止,这位终日睡在窄狭病床上的国焘,有时转身,被毯即掉在床下,自己无法拾起,叫人也无人来助,只有咬紧牙齿受冻,三日五时起,他大吐大呕两小时,就此昏迷不省人事,待叫医生诊断,证已绝气。张太太及儿媳赶到时,已把他尸体停放在病院太平间,家人观此惨况,痛哭愤怒不堪……(详见附件)
以上就是张国焘因受冻引发呕吐最终导致死亡的情况。蔡孟坚文是目前所见最早、最直接的叙述。张国焘的家人从未异议。
滑稽可笑的是,上述事实情况在秦全耀文中经过七拐八拐后就完全不存在啦,用“加拿大是个典型的民主国家”这类高帽子一戴,张国焘客居它乡的日子就变成幸福生活了。拥趸们也纷纷附和,对张国焘当年的背叛做褒美状,或曰叛变才能幸福,或曰队伍中人应该以此为光辉榜样云云。这就更让人发笑了。张国焘自当年逃离延安后一直就是灰头土脸,处处碰壁,失道寡助,连个台湾也呆不下去,只能远离故土客居异国它乡,苟且而已。这怎么个幸福法?对此,杨子烈老太太在张国焘去世后对蔡孟坚说的那一席话最具实情,老太太说:“我们做共产党20年,反共产党40年,一生未享到半点幸福,天道真不平呀!”。这悲愤的话令蔡孟坚这样心狠手辣的老牌特工也悲从心来,不禁跟着哭起来。(见附件)如此鲜明对比令“晚年张国焘在国外的幸福生活”之说显得多么的搞笑。
除上面所讲之外,秦文所述其它部分也为不实。比如秦文说道:
“本博秦全耀加拿大的朋友找到了墓地埋葬的原始登记材料:
死者姓名:Kai Yin Chang (张恺荫)
年 龄:(空缺)
去世日期:1979 年12 月 3 日
土葬日期:1979 年12 月 4 日
如果看了这个记录,从去世到下葬只有一天之隔,所谓‘无钱安葬’‘到处求助’,应该是胡说八道。”
对此需指出:对于墓园来说,安葬者的这个资料属于死者及家属的隐私,不能公开。秦先生的朋友是如何搞到这个原始登记材料的?再说按照常理,一个人自辞世到下葬之间起码还要安排个亲朋好友告别之类,何以匆匆忙忙“从去世到下葬只有一天之隔”?翻阅张国焘年谱,张国焘安葬时间为12月5日②而非秦文所称的12月4日,蔡孟坚文中也交待得很清楚“五日已行安葬”。秦文将人家的安葬时间乱写一气,对逝者不尊。于是要问:究竟是谁在胡说八道?至于安葬费用,张老夫人也讲得很清楚“有些款项洽由病院垫付”,且墓碑尚待完成。这些情况秦全耀先生似乎一概不知。
最后,秦文结尾称张国焘之墓“与其它墓不同,张国焘墓的方向始终是向着东南方向,向着中国,向着他的家乡江西萍乡。老秦猜想,他生前一定有过叮嘱:儿啊,爹死后,将爹的坟墓向东方……”。这种写法用做煽情确实不错,但是笔者文件夹收藏的实地照片显示其方向并无特别之处。
纵观全篇,秦全耀先生下笔甚为煸情,胡吹乱写,不打草稿,离实际差之甚远。而如今但凡此类煸情之作大都是假货。啧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客户端|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宣传中心|安源论坛 ( 赣ICP备13001315号-6 )

GMT+8, 2017-9-25 21:25 , Processed in 0.099117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