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源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老拾

[小说] 长篇小说:欲火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9 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07终被获刑


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纪晓光、蓝天健、舒懿笙、古雄雄、邱吉布尔、金喜来案等进行了不公开审理。所有涉案犯罪分子均受到法律的严惩,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获最高刑期的20年,最短刑期的3年,其非法所得全部没收。所有有职位的,均被免去党内外一切职务,属中共党员的,一律被开除党籍。梅花鹿因检举揭发他人有功,获刑4年,缓期执行。没收非法所得1379万元。纪晓男、蓝天一均获刑。
所有获刑人员没有一个提出上诉。
上述这些被获刑的,其实都是梅花鹿揭发检举的燃易爆,或因梅花鹿的揭发检举而被牵扯出来的。
要是梅花鹿不说,或在梅花鹿案刚发生时有人做了手脚,在审理前就把梅花鹿给做了,梅花鹿就永远也没机会说话了,这些被揭发被检举的人就仍然会活得很滋润。仍然是照样当他的官,仍然是风光无限。因为这样的事,在江南以外的地方还是曾经发生过。
纪晓光后悔当初没有及时出手。要是他动用关系,也许可以在市里面这层面就可把案子结了,就不会把他牵扯出来了。
现在是后悔也没有什么意义了。纪晓光要是离开江南,到另一个市去任职,他可能就不会有事了。
问题是他不想离开江南,在江南他还要跟挡在他前面的人斗法。他就是要让江南的父老乡亲知道江南纪晓光不是一个平凡的人。他就想在江南当市长,当书记。
没想到的是,他的官场梦就到此为止了,在今生他没法实现他的梦想了。他已经成了江南人民的罪人。
他是这被判刑里面刑期最长的。因为他的案子里面又牵扯出了江南市地痞流氓杀人案。
这是一件原已经结了的案子。在这件案子里,是他姑妈的儿子在里面,且是主犯。
这是发生在三年前的事。
江南市靠黑吃黑发家的熊老虎,把生意做到广东去了。他在江南的公司号称有上十亿的资产,是江南本土的私营企业首个上十亿的公司。他的资产是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积累起来的。
他在广东做的是建材生意。广东的几家地产商都是在江南进主要的建筑材料。听说不进他公司建材的房地产公司,就不能很顺当地开工。凡跟熊老虎合作的,这房地产开发商的工程进度就都没有问题。
熊老虎也是做大生意的老板,凡是跟他合作的房地产商,在进建筑材料中,都全部不要付全款,也不会另外跟你要息。可以到房子竣工开盘后,按合同结算。
可广东的一家招商地产公司在房子楼盘开盘后,因为又有另外的一个更大的工程项目被拿下,在银行贷款没有到位、楼盘又还没有开盘的情况下就想不按合同时间要求跟熊老虎结算付款。
熊老虎也是赊购赊销赊欠建材商或厂家的。做生意还是要讲信誉和诚信的,熊老虎也要跟自己的合作人结算。熊老虎跟对方说,不按合同付款,就要收取按高于银行的市场贷款利息结算。
对方没有同意,熊老虎就派出了纪晓江为首的一拨人赶赴到广东深圳市,就纠缠上了这家公司。并逼这家公司与江南市建筑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以房地产为交换的补充协议。
熊老虎就安排人在深圳市这地产商开发的地盘上卖起了房子。
这地产商吃了亏,仗着他是与香港合股份的企业,也就指使下面的人阻挠江南的人在其房地产商还没有正式开盘的情况下卖这房地产开发的房子。
就这样,在纠缠中发生了流血事件,招商地产的一名员工,熊老虎说的是打手的人因抢救无效死亡。
当地公安局立案并准备抓人。可涉案人员回到了江南。这打人致死的人就是纪晓光姑妈的儿子纪晓江。
姑妈就这一个宝贝儿子,这些年跟着熊老虎也赚了不菲的钱。家里买了豪华型房子,上百万的车子。
姑妈找来了,父亲就这一个妹妹,也请求他无论如何要帮上忙。
三年前,纪晓江刚刚当上副市长,又没有分管政法口。要他出面帮这个忙,他也觉得有难度。但江南区的公安局长是他的同学,也是他在江南官场上的哥们。
纪晓光出面找了这区公安局局长候小斌,把事情说了一下,请求这候局帮这个忙。
候局就以纪晓江等人因犯走私被区公安局拘留。
广东深圳市公安局来人要求将纪晓江等人带回深圳市,候局长没有同意。说要等这里的案子结了才可移交。
作为公安部门,都是有本位主义的,有些时候,还充当了一些地方实力的保护伞。这个中关系都是不说自明。
深圳市公安局也没有办法,强龙斗不过地头蛇。也不好为了地方势力相斗的事把公安关系给搞僵了,只好在区公安局出处了纪晓江等人已经被收押的证明后回了深圳市。
这边深圳市公安局的人一走,这被拘留的纪晓江等人就都自由了。
熊老虎还提了一百万给区公安局,以示对区公安对私营企业的保护表示感谢。
这件事本就结了。可想不到的是,这熊老虎没有把深圳市公安局放在眼里,在处理另一起经济纠纷的时候,又把纪晓江派去了。对方认识纪晓江,也知道他是招商地产流血案的真正元凶。有人就把这一信息报告给招商地产公司。深圳市公安局在地方招商地产的报案下,采取行动要逮捕纪晓江等人。
区公安局在对方还没有下手的时候,先期赶到,把纪晓江等抓捕回江南。
广东招商地产告状到公安部,因事情过去了一些时间,也没有产生更为严重的后果,打架死人双方都应当有责任,况且责任方也已经给了赔偿。信件转到浙京省公安厅,后批转到江南市公安局,作了例行调查后,事情还是不了了之。
这件过去了好几年的事,因纪晓光犯案又被牵扯了出来,最终是罪上加罪。
为了帮哥们的忙,这最受伤害的就是候小斌了。他因此被撤销职务,开除了公安队伍。
江南市邮政银行副行长迟学文,在这起案件中他是被判刑最轻的一个,只判三年。
迟学文在邮政银行未成立前,他是江南市邮政公司市场部经理。在得知要成立邮政银行,他就跟当时的市邮政公司葛云丙(后因发案被判刑)总经理提出来要求分到市邮政银行。葛总同意了他的要求,在分干部员工的时候,就把迟学文分到市邮政银行。
分到市邮政银行后,迟学文找准时机,在中国金融期刊上发了一篇关于《邮政银行发展的研究》论文,后被中国邮政报金融版专刊转载。
就是这一篇论文,浙京省邮政银行的孟银长在组建各地市银行班子的时候,就把迟学文安排在江南市邮政银行任了副行长。迟学文就这样被提拔了,就这样进了市邮政银行党委班子成员,从科级到了副处级。
按说,省邮政银行银长能看上他,就说明这迟学文再做上几年,当个地市邮政银行银长就没有一点问题。
邮政银行刚刚成立不久,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原来一批从市邮政过来的领导,干不了几年就要有一批下来了。有几个都已经到了五十五了,到了这个年龄你就是不想下来也得下来,就是再有本事,再有好的身体素质,也是要下来的。这是组织部门对在职领导干部提出的要求。
江南市邮政银行在浙京省来说,是一个搞得比较好的市银行,业务发展排在了全省各地市银行前三名。
迟学文吃亏就吃在他跟邱吉布尔的关系太密切了。邱吉布尔是他的行长,是他的领导,更像是他的爷。什么事他都是言听计从。
邱吉布尔要贷一笔六千万元的款子给邱行长所在的地市的一家私营钢铁企业。这本就是违反规定的。这家钢铁企业就是要贷款也只能在当地邮政银行贷。这跨地区贷款是违反邮政银行现行规定的。
可邱行长交待他,要他带信贷部的人到这家钢铁企业考察。只要这家企业有实力,有还款能力,就可以贷款给对方。
迟学文就带信贷部的同志去了这家私营企业。从业务经营效益入手进行了认真的实力调查,经经营效益调查,这家企业是完全有能力还款的一家企业。
这家企业的老板说,他们在当地邮政银行已经贷款了三千万,并把贷款手续给迟副行长看过了。
回到江南后,迟学文把考察情况汇报了,经行长办公会通过,决定贷六千万元给这家私营钢铁企业。
在办这手续前,对方总经理来到了江南。
在喝过了酒,碰过了杯后,在卡啦OK的地方,这总经理就给了一张银行卡给迟学文。迟学文当时还以为是一张购物卡,就没有拒绝。可是当他第二天到办公室拿出来看时,即发现是一张银行卡。他去查了一下,有人民币二十万元。
迟学文把对方送卡的事跟邱行长进行了汇报。邱行长说,不就是一张卡吗,没什么希冀的,你拿着就是了,都是朋友的意思。
邱行长这样一说,迟学文也就知道邱行长也同样是被送了银行卡了,具体给他的是多少,他就不得而知。
他想想现在做业务哪个不是这样,只要能按时还款,是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的。
可偏偏是已经过去了几年了,过去了几年的事现在又被自己尊敬的亲爱的领导给扯出来了,因梅花鹿案把他这本不相干的人和事也卷进去了。
邱吉布尔因车祸虽已经死亡,可他所犯的案子还在,他所犯的罪还在。这一查就查到哪私营钢铁企业了。迟学文受贿的事也就露出水面。
迟学文犯糊涂就是他不应该有侥幸心理。他要是在第一时间就主动交待问题,他就不会被判有罪了。
可他认为邱行长已经死了,就死无对证了。他这收受的银行卡就不会出来了。可该出来的东西迟早都会出来。这就是那句老古话说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自己好不容易才被提拔到副行长职位,而且是邱行长死后已指定他代为行使行长职责。正因为省行是这样的一个意思,迟学文就更不想把他的事给抖出来。
他才四十刚出头,好好再干上几年,也许不要几年,只要几月,自己就有望当上江南市行的行长。
除了这收受了被贷款企业的一张银行卡,他可是没有像其他当领导的样,利用职务去捞取个人好处。可就是这一张卡,不仅毁了他的前程,还毁了他的家。
他的同学,他的在江南的亲人,他的朋友,他的......在这件事上又会怎样看他呢?
被判刑的人是要被开除公职的。三年后,他就是从监狱服刑出来了,他今后的路会在哪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3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子贞比金总小十六岁。他也是金总一手提拔到副总职位的。他结婚后,老婆从管理员,变成了办公室的文秘,从文秘又被提拔做了办公室的副主任主任。
老婆的进步,童子贞认为是金总在关照他。当然他的老婆也能胜任办公室主任的工作。
可是后来他发现不对,他发现是老婆跟金总好上了。知道了这一秘密的童子贞,并没有动半点火气。这童子贞就下功夫跟在市公司工作的金总的二女儿金泳冰套近乎,童子贞原本跟金泳冰就已经有了这意思,不是有人从中作梗,他们是有可能成为夫妻的。但后来他们也发展成了情人。
金泳冰怀孕后,就要跟童子贞结婚。童子贞这时就犹豫了,就不敢与金泳冰继续下去了。这要是让金总知道了是这么回事,他就玩完了。
为了摆脱金泳冰,童子贞把金总跟他老婆的事摊开来说了。
金泳冰开始的时候是不相信有这事的。可是她观察了多天后,证实了童子贞说的是真的。
金泳冰可能是因情所困,也可能是因父亲对母亲的背叛所惑,她选择了跳楼自杀。就死在自己工作的地方,死在自己父亲做老总的公司。
金泳冰的死,只有童子贞知道是怎么回事。成了烂在他心里永远的秘密。
虽然这些已经犯了罪或违了纪犯了规的领导干部最终得到法律的惩处。但问题是,为何这么多当上了一定职位的领导明知贪污腐化是一条不归路,可他们为何还要钻进去甚或一发而不可收呢?作者不得而解。
市检察院周链兢检察长在与作者的一次长谈中,他不仅把整个案件的当事人的案卷给了作者看,作者还通过这检察长获知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信息,一些不曾向社会向媒体公开的信息。
这些信息是否真的破解了人们的疑问?这些信息真的永远不会向社会公开?读者朋友拭目以待。
作者赠送歌词:
人生几多情

人生几多情
人生几多悲
人生几多苦
人生几多愁
若为情死者乐
誓为情圣者喝

人生几多情
人生几多乐
人生几多福
人生几多歌
若为情而奔波
誓为情圣者歌

人生几多情
人生几多恨
人生几多离
人生几多骚
若为情者而醉
誓为情圣者喝



06内参披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3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06内参披露


作者在北京的同学打来电话,说是江南纪晓光腐败案上了中央2013第N期内参。
这北京的同学是有来头的,他的父亲就是中央正部级官员。而内参是只有正部级官员才能有的一份内参。
作者原来不是很知情。当知道中央有这么一份内参的东西后,还想其然所以然地跟这个在北京部委工作的同学打电话,想通过他搞一份看看。
这个同学跟作者在北京一个学校读书时,两个人是玩得很铁的,可以说两个人是可以穿一条裤子的哥们。
听说老同学老铁哥们朋友想要一份内参,这个同学就满口应允,说没有问题。
可是大半年时间过去后,这个同学没有搞到中央内参给同学看。他在电话里说,老同学,别怪我,这内参控得太死了。我都只能是在家里待老头子不注意的时候看上几眼。
这同学后来还透露给作者,这内参是用的防伪纸做的,每份都有编号。就是从00001号编起,都是按领导的座席排发的。一号是习近平,二号是李克强,三号是……就这样一路排过来。部级这层面收到的人在手上不能超过一个月时间。在一个月内要用机要文件寄回到中央内参档案室。这份内参,只发到正部级以上首长手上,副部级单位的一把手都不发。也就是说,一个省只有省委书记省长有,军区司令有,中央各正部单位一把手有。除此外是不会多发一份下去的。
作者是中国政法大学毕业的。在政法大学读了六年,拿到了研究生文凭、法学硕士学位。当年在一个班读研究生的,就只有六位同学。在北京部委工作的同学是我硬拉着他一起读完研究生的,其他同学则大都离开了学校各自发展去了。
这个同学也肯帮忙,要作者毕业后留在北京,承诺可以安排在北京市政法委工作。
作者是从浙京省的江南市的农村出来的。能读完研究生的书,多亏学校有奖学金制度,加上作者的勤奋努力,除年年能争取到学校的奖学金,作者还在课余时间做事赚些钱,才勉强维持学业。
在政法大学读书时,作者还是学生会主席。还成立了学生义工服务社。
北京的这个同学就是作者在校时的最忠实最忠诚最可靠最要好的朋友。我们同一年入党,同一年考入研究生班,学的是法学专业,毕业的时候都考到了律师证书。
作者是相信这个同学能帮我的。作者只要接受他的帮助,作者就可以在北京的政法委工作,前途不可估量。
可问题是,在北京工作,作者会没办法坚持下去的。靠作者个人的工资,就是做到到老,作者也不可能在北京能买上房子。
一个大男人,是肯定要结婚生子的。在北京没有房子,那结婚就会是很难的事。靠租房子在北京工作,哪不是长久的事。所以作者谢绝了这同学的好意,毕业后回到了江南,在江南的法院谋得了一份工作。
作者这位北京的同学,在一次来浙京省开会的时候,还专门请假来江南看作者,让作者所在法院的院长后来对作者另眼相看。
作者问这位同学,内参上发了发生在江南的纪晓光违纪违法贪污腐化案的事,占了内参多少篇幅。
这位同学说,足足占了六页,还加了编者按。作者知道,内参一般都是控制在三十页以内编排。占了六页,可见江南发生的这事件在中央领导心中的分量。
这北京的同学电话告知作者发生在江南的纪晓光等贪腐案在中央内参上发了后的第三天,正好是星期五,省委召开了全省各地市市委书记会议,没有安排市长参加。
省委路遥书记是电话向中纪委的领导汇报后,要省纪委以省委的名义上报了发生在江南市的纪晓光等贪腐案的。
他也没有想到,这报上去的材料,居然就这么快上了内参,而且是没有作什么大的改动,只是内参编辑部加了编者按。
这样一来,浙京省在全国就出名了,出的不是好名声,是坏名声。
路书记就有些后悔汇报了这案子。更后悔向中纪委发了纸质的汇报材料。
像这样只牵涉到市领导层副地级的贪腐案件,按纪检程序,是可以不报中纪委的。除非所犯的案中人有市委的党政一把手。
可能是考虑到中央的反腐力度和反腐决心,怕万一不报而是被媒体捅出去了,怕到时上面会批评下来。他也是为慎重起见,才决定先电话汇报再书面上报。
路书记本就是从北京下派到浙京省来任职的。他是北方人。北方男人,一般都长得高大健壮,路书记也不例外。
当路书记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省委一号会议厅,与会的书记们就都习惯性地立起了身江,这立起了身的当然也包括省委班子成员。自路书记步入会议厅,到路书记坐落到他的位子上,这站立着的书记们才落下了身子。
因召开的是书记会议,是书记会议,一般是没有设会议主持的,这主持人就是路遥书记。
路书记是抽烟的,但在会议场所他不会抽烟。只要他不抽烟,就没有人敢抽烟。
因为路书记在一次到某市视察召开会议,在会上,市委书记拿出了一包烟,分了一根给路书记,同时又给了省里来的其他领导。这市委书记本是不抽烟的,是见省委路书记抽烟后,他也学会了抽烟。
路书记接了烟没有点燃,而是放在了会议桌面上。
市委书记过来讨好地要打燃了打火机,要给路书记点烟,路书记说话了,说以后凡是开会,不许在会场抽烟。要抽的,到会场外抽。
也就是从那次起,在浙京省的各级领导会议上,就再也看不到有人在会场抽烟。
会议桌子上有麦克风,但路书记没有用。他的声音是否很洪亮的,他的标准的普通语很有磁性。
路书记把中央习近平总书记最近的讲话,李克强总理,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等中央领导的讲话进行了学习。并如何进一步宣传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会议精神,人大、政协两会的会议精神进行了布置和强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3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路书记说,各地在抓经济工作的时候,首要的是要抓好政治。不把中央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认真贯彻落实执行好,是不可能把经济工作抓好的,是抓不出效果的。
发生在江南的纪晓光腐败案件,就说明了在地方上仍有领导干部敢于跟中央唱反调,敢于把自己的政治生命当儿戏,就敢于玩火,这玩火的人他没有想到,这玩火者必自焚。
我们都是党的高级别领导,党中央、省委把责任重担放在了我们肩上,我们每位同志就必须是政治立场坚定,执行政策正确,落实工作到位。不仅要中央领导放心,我们同样要让我们的百姓放心,我们的人民放心,我们的下面的同志放心。这放心,就是我们一不要犯政治错误,二不要犯经济错误,三不要犯生活作风错误。说穿了,就是不要犯违纪违法违规的事。
做好官难,做清官更难。就是因为难,才要求我们要做好,要做到。
纪晓光等案的发生,不是个案,在我们的领导层可能还有不少。
作为党的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别的领导干部,要是把持不住自己,非要在官场去捞取个人私利,非要去贪求个人享受,那你就趁早下来,别害人害己,别把我们党在人民中的好形象给破坏掉了。
傅杰书记参加省委的书记会一回到江南,当天晚上就召开县委一级以上书记会议,一是传达学习贯彻省委书记会议,二是结合江南实际继续安排学习十八大、人大、政协两会精神,三是就纪晓光等贪腐案进行通报和剖析。
会议从晚上七点一直开到晚上十二点。
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龚忠华就专案组的查案情况在会上作了一个全面汇报。当然他的汇报是省略了一些更高级别领导的内容的。
从市政府副市长纪晓光到市纪委副书记蓝天健,从中央省属企业总经理到该企业副总,一件一件地摆了开来。
会场上的书记们听了,无不感到触目惊心,有的书记甚至心惊肉跳。因为在坐的书记里面,不能保证没有犯同样违纪违规违法事的人。
案件查处情况通报后,市委常委们依次序在会上进行了表态性发言。无非是说支持纪检部门对案件的查处,要一查到底,决不含糊,决不手软,坚决追究。要引以为鉴,决不重蹈。认真结合实际学好用好中央十八大和两会的精神精髓。支持市委对案件当事人的惩治。云云。
常委们发完了言,傅杰书记最后讲了几点。
第一点,要求书记们反思。在自己的身边,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在自己的身上,是不是也有与纪晓光等同样的违纪违规违法的人和事,要彻底整改。
第二点,回去后召开乡一级书记会议,迅速传达省委市委书记会议精神,举一反三。
第三点,宣传好、贯彻好、结合实际落实好十八大和两会精神,把中央领导近期的讲话与当前的各项工作结合起来。
第四点,要政治上与中央与省市委保持高度一致。抓经济工作,抓民生工作,抓反腐工作等,几手都要抓,几手都要硬,几手都不能松。
第五点,要把党和人民交给我们的权力,用到一切为了实现中国复兴强盛的中国梦的各项实际工作中来。把实现强盛浙京省强盛江南市的梦落实到各自的工作中。
在省委开会的时候,是会后,省政府的副省长凌成成特意找了傅杰。
副省长,一般是只跟市长们和分管工作的副市长联系的,跟市委书记的联系是少之又少。一年中也就开几次会见上个面。就是下到地市去了,也不一定能与市委书记打上照面。当然,要是市委书记在家,是会安排在一起吃个饭的,但工作上是不会汇报的。就是吃饭时,也不会谈工作。这就是官场上的规则: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就是省委方面下来了人,市政府的市长们也是这样。
可今天凌副省长特意找了傅书记,还在凌副省长订的地方进行了一次谈话,这是傅杰任江南市委书记后的第一次。
傅杰是路遥书记线上的人,这是公开的秘密。就是说全省各市的市委书记都是路书记线上的人也不过分。
可各地市的市长就不一定全是省长线上的人。就是副市长也都不一定全是。因为这里面被提拔的人有的是省长提的名,有的是副省长提的名,有的是人大主任提的名,有的是其他省领导提的名。而党政一把手,那都是要省委书记最后拍板的。
凌副省长说,他很感谢傅杰书记对他分管工作的支持。纪晓光一案,他很痛心。因为纪晓光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他也没想到这纪晓光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而且这错误已经上了中央内参。
凌副省长说,说不定这小纪还不一定不乱咬人。希望有什么信息能提前跟他说一声,对傅书记的工作他是非常肯定的,任何时候他都是投赞成票的。
凌副省长找他,他是知道凌副省长的用意的。
纪晓光案件的发生,被牵涉到的省里面的领导第一个就是他凌副省长。是路书记的指示,已把牵涉到上面的领导的一些事压在了专案组,没有往深里追究,更没有往省委报。这深层次的用意只有路书记清楚。
在傅杰的为官路上,他也知晓凌副省长的为人是不错的。
在他从县委书记提拔为市委副书记,从市委副书提拔到市长,又从市长提到市委书记任上,作为省政府的一位资深领导,是从来没有对他傅杰投过一次反对票的。
傅杰跟凌副省长没有什么交情,并时也没有什么走往,联系也不多。因他任市长的时候,凌副省长那时还是省委进了常委的宣传部长。
一个没有过多少联系的省级领导,他不因为你不拍他马屁而对你的升职出难题,说明这个人是没有私心的。
所以,在傅杰的印象里,凌副省长并不是一个个人私欲重的人,他对凌副省长还是很有好感的。自己本就是凌副省长的下级,上级找你,是说明领导看重你。要是真的还有往上走的机会,这凌副省长就是重要的一票。说不定凌副省长上面也有线,他也可能往上走。这官场如赌场,赢输就在瞬间。
现在凌副省长找自己,他是不想因纪晓光案牵扯到他的身上。只要把反映到他身上的事压在了下面了,他就会可以没事。要是往上走,事情就不可设想。
傅杰就说,凌省长,小傅能有今天,少不了您的关怀和厚爱,今后还要承蒙您的提携。
纪晓光案,到江南市这里已经截止了,案子也快要结了。首长的事,就是小傅的事。只要凌省长有指示,小傅一定照办。
傅杰的回答,凌副省长听了,就象吃了颗安心丸,打了支镇静剂,一直揪着的心就很自然地放下来了。
这样的事,凌副省长不好去找谁,也不好跟谁说。他也知道,这纪晓光进去了,他是什么都会交待的。这被交待的人包括他凌成成。
只所以没有搞到省里来,他也知道,这不是路书记所想看到的事。就是把他凌成成的事抖出来,凭纪晓光所交待的,还上不了纲划不了线。哪个领导不会培养自己的人?这官场上都是这么做的,也是这么过来的。
所以,最知情的人莫过于地方父母官。这地方上的父母官,指的就是市委书记。在江南,这市委书记就是傅杰。
他跟傅杰联系不多,但他很了解傅杰。他知道傅杰是一个非常之精明的人。在官场上他有他的一套,他凭借他过人的才智和非凡的本领,博得了路遥书记的赏识。
这次纪晓光案的曝光,他认为是路书记和傅杰的又一杰作。
新来的市委书记从上面下来,他是想要有所作为的,是想在地方上干出点好业绩来的。
可地方上的强势力,老是会在市委书记面前横冲直撞,左干右扰。
纪晓光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以为只要有了跟他凌成成的关系,就可以自视甚高,就可以自恃无恐。就这样很轻地被别人搞下了台。
为官这么多年,他获得了真谛:永远不要与在前面的领导斗法。永远在自己前面的领导面前做小人。有了这两点,他在省里面没有跟在他前面的领导有过任何的磨蹭,那怕是小得再小的茅盾。正因为是这样,关键的时候就显出了他的重要。路书记这次是保了他。
否则,这上内参的人中说不定就会有他凌成成。
作者赠送歌词:
天地良心

天茫茫
地苍苍
江南出了个腐败案
一案窝一案
案案惊上头
要是捞出来
定会有戏看

天茫茫
地苍苍
江南出了个腐败案
人心隔肚皮
饭甑隔木皮
有人眼瞪瞪
有人泪眼眼
定会有好戏

天茫茫
地苍苍
江南出了个腐败案
上有天
下有地
中间有的是人类
天地良心问
生来是小人
死后是小鬼
我不做人谁做人
人不为已
天诛地灭
试看天下谁英雄
唯有天地良心




07终被获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客户端|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宣传中心|安源论坛 ( 赣ICP备13001315号-6 )

GMT+8, 2017-9-25 21:30 , Processed in 0.091002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