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小说] 长篇小说:哪些过去了的日子

[复制链接]
老拾 发表于 2016-12-14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拾
2016-12-14 10:59 181 9 看全部
[长篇小说]

哪些过去了的日子
                                    彭太光

郑重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若故事中人名、地名、情节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秋天,也是付出的季节。
   秋天,有太多的憧憬,秋天,有太多的梦想。
                              ——题记

引子

公元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这天,太阳很早就从东方升起,给了人们一个阳光灿烂的感觉。
可是到快接近中午的时候,晴朗的天空忽然暗了下来。暗下来的天空黑沉沉的,给人的感觉是马上便会下场大雨。因为人们亲耳听到了天边传来的雷声。
人们觉得奇怪,因为在九月份的秋天,赣西萍乡是听不到雷声的。
有的人在猜测,是不是哪处开山挖路放的炮。雷声过后,便刮起了风。风卷起了地上的灰尘、纸屑,刮得窗玻璃一阵阵乱响。
由于风大、灰大,人们又恐下雨,休闲的或是忙碌的人们便从大街上、商场里往回赶。喧哗的大街上、商场里一时显得冷静了下来。
就是在这么一个日子,一个人们记忆中从不曾有过的九月雷雨日子,对赣西萍乡市邮电局来说,是一个白色恐怖的日子。萍乡邮电人把这一天称之为“黑色星期六”。
因为在这一天,在萍乡市邮电局,发生了一起惊动全国邮电系统的金库抢劫杀人案。
当然,这桩案件的发生也轰动了整个萍乡市。萍乡的街头巷尾、乡村的田野小道,只要有人在的地方,人们就在谈论这件事。
九月九日下午五时左右,萍乡市邮电局储汇科金库出纳员韦桂萍刚从其他几个储汇点收款回来。送款的邮政储汇押钞车因城市卫生大检查而不能停在邮政储汇营业厅外的马路上。
这是一条人来车往的马路,是萍乡最繁华的路段,市邮电局在这十字路口就占了一角。
韦桂萍下车后,司机没有下车,竟自将押钞车开向能停车的地方。韦桂萍捧着两只钱箱走进储汇营业厅,与正在营业的同事打了招呼,进入营业厅内便开门朝储汇科金库走去。
储汇营业在一楼,储汇科金库在二楼。
韦桂萍上楼开铁门,碰上本科押钞员李春花,便说:“李魔,今天休息怎么这么勤快?”(魔,萍乡人对头脑不是很清楚的人的统称)李春花今天确实是安排休息,科长和科室管理员、不当班的职工今天都安排到毛泽东的故居韶山参观去了。
见韦桂萍问,李春花有些心慌意乱地答道:“我到科里打一张报告,要求配大哥大。”
押钞员要求配大哥大,已经跟局里面提了好几次,原来配给班里面的因邮电分家给收回去了。
韦桂萍也知道是工作需要,而且李春花也多次口头上在她面前说过,因为没有大哥大,李春花确也发过不少牢骚怪话。
进入储汇科金库要路过储汇会计室、事后监督室、微机室、金库值班室跟金库是连在一起的,进金库必须要经过值班室。金库后面就是出纳员、押钞员办公室及科长办公室。
这是一条狭长的走道,平日有人办公热热闹闹,今日都安排到湖南韶山去了,整个储汇楼冷冷清清。但因为刚碰到科里的押钞员从里面出来,韦桂萍有所胆怯的心便有了几分轻松。
韦桂萍打开金库铁门,又用钥匙打开木门,右脚刚跨入金库内,脑后一阵风袭来,头上沉闷地一响,韦桂萍便什么也不知道地倒在了金库的地板上。
凶手关上门,从韦桂萍手上取下保险柜钥匙,便按照事先知道的密码去开。
这时,天空又响起了炸雷。不知是心慌还是意乱,甚或是鬼使神差,号码对准后,就是打不开保险柜。
凶手不敢久留,从昏死过去的韦桂萍脖子上去取金项链,昏死的韦桂萍知道金项链的珍贵,睁开了恐怖的双眼。
凶手吓坏了,抓起地板上的榔头朝韦桂萍的下身猛捅。
昏死又睁开眼睛的韦桂萍有了知觉,惊叫了起来。这一叫,下面正在营业的员工听到了,但她们没当一回事,以为是谁家夫妻间在吵嘴。
凶手轻松地换掉了血衣血裤,拿起两只钱箱掂了掂便又放下,从韦桂萍身上取下了项链、耳环、戒指,安然从楼上走下来。
当营业厅的员工又一次听到从楼上发出来的、痛苦的呼救声,才知道真的出了大事,按响了报警器,公安巡警迅速地从营业厅外跑入营业厅,跨过营业柜,问明情况后直接向二楼储汇金库奔去。
金库的铁门没有锁,木门关上了。撞开木门后,看到的是惨不忍赌的、只有一丝气息的储汇出纳员韦桂萍倒在血泊中。
巡警没有犹豫,他知道,最重要的是抢救伤者和保护好现场。
他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市医院救护队,一个是市公安局刑侦队。要跟上来的邮电员工将情况告知局领导。
几分钟后,市医院救护车来了,刑侦队公安人员来了,邮电局的领导来了。伤者韦桂萍急速送往了市医院抢救,刑侦人员对现场进行了勘察。
勘察结果说明:凶手知道保险柜密码,熟悉作案现场情况,知道保险柜内有巨额现钞。
 楼主| 老拾 发表于 2016-12-14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拾
2016-12-14 11:00 看全部
幸慰的是,保险柜设有限时装置,在规定的时间内未打开则又自动关闭,才使得保险柜打不开,才使得保险柜内的两百多万现钞安然无恙。
谁是凶手?凶手是谁?在谈论这件案子时人们自然就谈到没有归案的凶手。
出事的这天,李春花也来到了现场,也看到了象死去了的韦桂萍抬上了救护车。
李春花也随救护车到了市人民医院。当人们抢着去抬韦桂萍进抢救室时,李春花也争着去抬。
韦桂萍的丈夫(是事后通知他来的)不知是早就对李春花有意见还是认为是李春花失职才使得他妻子变成了现在这幅死活不知的模样,他不同意李春花抬,李春花讨了个没趣。
救护手术做得算顺利。从韦桂萍头盖骨上取下了二十几块碎片,总算保住了今年才36岁的、韦桂萍的命。
第二天吃过早饭,李春花早早地来到市人民医院六楼外科抢救室来看望韦桂萍。
他没有想到,局长、副局长、保卫科长、储汇科长、还有储汇科几个班组长都在。从谈话中他才知道,这些领导和职工在这里已熬了整整一夜。
象似死亡的韦桂萍已经神话般地从死亡线上抢救了过来。从抢救室木门中间的透明玻璃朝里头看,躺在抢救室床上的韦桂萍正在接受输液,跳动的心脏在她胸脯上一起一伏。看样子,韦桂萍命大,已脱离了死亡的危险,最少暂时不会死亡。
李春花的脸色有了细微的变化,有了一层恐慌的感觉。他从市人民医院出来,正好碰上局财务科的送款车,便招手上了车。
司机黄得和说他的车不会到局里去,要到黑天鹅宾馆去。
李春花说没关系,到黑天鹅宾馆他就下来。
黄得和在局里开了十几年车,本就是一个老油条,平时爱乱开玩笑,他想吓一吓李春花,便说:“李魔,你蛮恶呢,把韦桂萍打成这样子。公安局的说,要你把昨天下午的去向写清楚,你是重大嫌疑犯。”
李春花本就是打算到火车站去看车次时间的,听黄得和这么一说,更坚定了去买车票出走的决心。
心底害怕得厉害,脸上恐怖得有些吓人。但正在开车的黄得和并不知道这些,也看不到李春花表情的急骤变化。
李春花镇静地说:“我又不当班,我到那里去关公安局屁事。”
黑天鹅宾馆下车后,李春花坐出租摩托车去了火车站,看了到广州方向的时间。
他没有买票,他担心在上火车时被邮件转运科的职工看见他。
他又坐出租摩托车回到了家里,拿了一些换洗衣裤,取了五百块人民币,便走十多里路到了福田镇,花二十块钱坐上了开往湖南浏阳的送猪车。浏阳下车后他便又坐车到长沙火车站。在长沙火车站,他又改变主意买了一张到广东顺德市的车票,坐上了去广东的列车。
李春花的出走,是星期一上午发觉的。
因这天,是李春花正常的上班时间。前天才出的事,又没有安排李春花做其他工作,李春花也没有跟科里打招呼。
一说李春花没有上班,人也不知跑那里去了,公安局刑侦队的人这下才着慌了。他们正着手内查外调,且重大怀疑对象在内部。是一桩内外结合的案件。
李春花一走,不言而喻,李与这桩案子必然有内在联系。假如李是案犯之一,他的出走对社会必将产生新的危害,把李春花拘捕归案迫在眉睫。
刑侦人员对与李春花接触比较多的、熟悉李春花的情况的都一一找到进行盘问,问他最可能去的地方是那里。被问的人提供了一条又一条线索。其中找得最多的是李春花的情妇周艺。
周艺提供说,星期天上午10时左右,李春花呼了她的BP机,她回电话后,李春花在电话中说今后难得再见面。李没说他到那里去,也没说犯了什么事。
刑侦人员认为周没有讲真话,甚或怀疑他们是合谋作案,周是案犯之一,便将周艺软禁了起来。与李春花同住一个单元的几部电话、储汇科所有的电话都进行了监听。
星期三的早上,李春花从广东顺德市打来了电话,说他是被人骗来的,身上的钱、衣裤都被人拿走了,这个电话他是打给他对面的邻居刘建军。
刘建军并不知内情,也不相信李会干抢劫这样的蠢事。便安慰李,要他赶快回来,局里在到处找他。
李说,他现在在沈科长家,准备借些钱就赶回来。要刘建军转告他的儿子、老婆。
刘建军知道,李说的沈科长是今年上半年从萍乡邮电局调过去的沈冬生。李能到顺德邮电局去找沈科长,又从他这里打电话回来,肯定与本案无关,这是刘建军的定论。
李又挂电话给储汇科,监听电话的刑侦人员早已监听到李春花打回萍乡的电话,示意储汇科的同志继续与李通话,这边则通知顺德市公安局协助逮捕李春花。
不到一个小时,李犯落入法网。
李春花打电话回家,其本意是想探听虚实,看韦桂萍死了还是没死,公安局对他的出走有什么反应。
从这一点看,李春花的头脑有时候是很简单的,也许与他大脑曾经负伤是有一定关联的。
经初步审讯,李是这次抢劫金库的主谋。杀人抢劫金库的凶手是李的妻弟肖力。
李春花从顺德押回到了萍乡,进了市公安局的看守所。
事后有人说,李春花策划去抢金库是有其一定理由的。
邮电局、邮政局连续发生的几起重大邮电资金贪污挪用案没有得到严肃认真的处理,犯案人只是受了轻微处分,退钱了事。
李认为他去抢劫金库,是想提醒人们的注意。况且他策划去抢金库并未抢到一分钱。至于杀人,是他妻弟的事,与他无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老拾 发表于 2016-12-14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拾
2016-12-14 11:01 看全部
不知是李春花的无知还是幼稚,他抢劫金库并造成人员重伤已供认不讳,等待李春花的将是无情的法律。不到年底的时候,两颗子弹结束了李春花和他妻弟的生命。那一年,李春花刚满四十岁。

我出生的时候,李春花已躺在她母亲怀里甜蜜地吸奶。
李春花比我大三个月。李春花出生的那天,是一九六0年九月九日。
  李春花的母亲小巧玲珑,长相标志,很漂亮,不象生过孩子的妇人。
她是李春花父亲的第二个老婆,萍乡人叫小老婆。
李春花的祖父是萍乡市有名的大地主。他祖父在湘东卖掉几十亩田地,把全家从湘东迁居到萍乡城,就在吉星路萍水河边盖了一幢两层楼住宅,并在萍乡城办起了第一家比较大的染坊织布厂,在南门桥头开了一家南杂商店,雇佣了工人和店员,成了萍乡有名的资本家。
李春花的祖父不知是精力用在生意上还是别的原因,其老婆生下李春花的父亲后就不见再有胎。这样,李春花的父亲李耀宗就成了单传。
李春花的父亲李耀宗长大成人后继承父业,继续经营其父创下的业绩。
而其父很有眼光,认识到他的家业迟早属共产党所有,在萍乡县县长盛怀扑到他家做客的时候,有意将儿子李耀宗安排到县邮电局(那个时候萍乡属县建制)去做事。
李耀宗自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为人忠厚老实。盛县长当然愿意有文化、有品德的人到邮电局去工作,便答应了,李耀宗就这样不情愿地进了萍乡县邮电局。其时,他已结婚,并已有了一个女儿。
进邮电局的第二年,也就是民国三十六年,他又有了一个女儿。
为发展李家的基业,延续李家的香火,李耀宗的父亲又要他娶了二房,也就是李春花的母亲阮菊兰。
1949年9月萍乡解放后,国家实行一夫一妻制,李耀宗的大婆子自然与李耀宗分了手,带着两个女儿远走他乡。阮菊兰留在了李耀宗的身边。而李耀宗的父亲、母亲因年老病多,于萍乡解放前夕相继去世。
也不知什么原因,李耀宗娶了二房阮菊兰后就不见生儿养女。直到一九五九年末,阮菊兰怀上了李春花并于一九六0年九月九日顺利解产,李耀宗的脸上才有了那么一丝笑容。
阮菊兰生下李春花的时候,阮菊兰已是萍乡市印染织布厂的工人了。而在未公私合营前,市印染织布厂实际是他老公一家办的厂。公私合营后,就成了国营单位了。
也许是阮菊兰生就小巧玲珑,或是生孩子时年龄偏大,李春花出生时只有3.6斤,在婴儿里的重量算是轻的了。
阮菊兰抱着李春花到我家串门时,挺羡慕地说:“你这个刚出生的崽比我这已三个月的崽还大,将来是福大命大。”
“看你说得好。你的崽才富贵呢,我家只不过生了个叫花子。”
我的父母亲没有多少文化,在给我取名的时候,便请李春花的父亲帮取个吉利的名字。李春花的父亲很慎重,为了我将来真的能大福大贵,便翻开了古书查找。
“国秀,我看取德鑫这个名字最好。将来他一定会是个有品德的人,一定会有三座金山。”李耀宗为选了这么一个好的名字而鼓励我妈用上。我妈就真的用上了这个名字。
那一年,在我们吉星路,我们同年出生的还有储信萍、童国锋、陈汉忠、袁小平、刘爱玲、何小芸、戴年秀。这一年,是鼠年。

吉星路是城南临西的一条老街。从市中心十字路口下来,不过南门桥,右拐弯进去,左手第一户就是吉星路一号。我家住52号。
从我家再走下去百米开外,就进入小西路。我家到小西路之间,也就十几户人家,中间夹着文昌宫(当时已划给市林业局),我家的屋后就是萍乡师范院校。所以总的算起来,吉星路才住了不到百十户人家。
我家住在吉星路的右侧。这一边,基本上是房管局管辖的房子,只有少数几户是属于私有的。
我家对面的这一边,全部是私有的。他们的房子后面就是清沏的萍水河。
我家的对面是李春花家,李春花的右边第二户是童国锋家,左边第一户是刘爱玲家,第五户是陈汉中家。
袁小平家与我家同一边,在二三十米远的烂坪里的对面,烂坪里的里面这一户就是何小芸家。再过去几户人家,便是现在的副市长储信萍家。
七岁那年,我们鼠年出生的都进了跃进街吉星小学学前班。
学前班就设在公共汽车站旁边的一间破旧的大房子里。大班中班小班都坐在一起,挤了三十几个小朋友。
到学前班后,我们学会了懂礼貌,讲卫生,讲团结,帮父母亲做家务。离家上学,我们会道一声爸妈再见,下课回家,会说一声爸妈辛苦了。吃完饭便帮着洗碗洗筷,擦桌扫地。逢到不上学的日子,我们这些小朋友便在一起捉迷藏。
每次捉迷藏,李春花总是挨罚。要他躲藏,他不敢藏床底下、门柜里或衣柜上,他总是躲藏在门角里或灶角里,因而最容易找到。而我、国锋、爱玲、汉忠、小芸、年秀则最不怕脏、不怕黑、不怕暗,每次躲藏,刘爱玲最喜欢跟我藏匿在一处,而我每次都紧紧地把她抱紧,生怕她被发现。
每回做完捉迷藏游戏,我总要挨父母的打骂,说上午洗的衣服,下午就弄脏了。而李春花回家,从没听到他父母亲骂他或打他。因他的衣服未弄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老拾 发表于 2016-12-14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拾
2016-12-14 11:02 看全部
有一次在上课的时间,汽车站一辆出站的客车炸了胎,“啪”地一声炸响,把同学们都引出了教室看热闹,整个教室里只有李春花一人还坐在原位子未动。
同学们满足地从外面进来,老师生气地批评了无组织、无纪律的同学。批评完后,又表扬李春花,说今后就数他有出息。


李春花不象学前班老师讲的那样有出息。
因为他的父亲是地主、资本家的儿子,他的父亲又继承了祖父的家业,在划分成分的时候,他的父亲就是资本家成分。
资本家就是剥削工人阶级的,是工人的吸血鬼。就因为有这么一层关系,本应该有出息的李春花,因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开始,他被人们冠以“地主崽、资本家小老婆的儿子”而被同学们冷落,在以后的生活道路上一直受到影响。
李春花的父亲李耀宗在萍乡县邮电局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他文化素质高,邮政业务娴熟,对同事和蔼热情,工作又兢兢业业、吃苦耐劳,很受局长和同事们的好评。
所以,他从伪政府邮电局工作起,直到解放后他依然在邮电局工作,未被排挤或清除,就因为他人缘好。
共产党的邮电局局长还重任李耀宗,提升他为邮政业务股长。
直到1968年秋,萍乡由县改市,他的股长(已改科)位子一直不曾动摇过。
可以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的头两年,李耀宗和他的老婆阮菊兰生活都很平静,没有人找他们的麻烦,他和阮菊兰也没有在单位参加任何派性斗争。
局里、厂里的造反派开批斗会,他和老婆都躲得远远的。他本可以安然无恙地度过文化大革命的浪潮冲击,过他平静、安逸的生活。但他身为邮电局的科长,这就在劫难逃了。
市革委工宣队派出了一个工作组到市邮电局搞宣教工作。
工宣组的组长姓赖,这是一个年轻的、身体长得很棒的小伙子。
听说这赖组长苦大仇深,在跟资本家干活时,左手的中指、食指被资本家的机床吃去了。
他到邮电局后,他查职工档案,要求每个职工填写个人履历表,将邮电局职工分出了不同身份,接着他组织召开了两次职工大会。
第一次是忆苦思甜会。他在台上讲得是声泪俱下,下面听的人是哭声一片,引得出身贫苦的职工纷纷上台对地主、资本家进行控诉。
第二次会是检举揭发大会。要职工对隐藏在邮电局内部的阶级敌人大胆揭发举报。李耀宗自然成了被揭发的对象。
第二天,一张白纸黑字的大字报张贴在邮电局院子墙壁上,指名道姓地说李耀宗是地主、资本家的后代,是国民党蒋介石留下来搞复辟的阶级敌人。
李耀宗解放前就在邮电局工作,其父确也是地主、资本家,在大字报上这么一说,邮电局的员工还真地认为是那么回事,便接二连三地出现了8张揭发李耀宗的大字报,说他是人面兽心,以慈和的外貌拉拢腐蚀员工,说他是大色狼,娶了两个老婆,对局里的女工贺某含情脉脉,云云。
这几张大字报的出现,自然让李耀宗陷入了丢官挨斗的困境。
为了把李耀宗搞垮搞臭,赖组长带领工宣组闯进市印染织布厂,张贴了一张“把李耀宗的小老婆阮菊兰揪出来”的大字报,说阮菊兰是烂破鞋,是国民党留下来的女特务,是我们的阶级敌人。
印染织布厂的造反派头头、满脸麻子的厂保卫科科长刘其强,本就对小巧玲珑的阮菊兰早已垂涎三尺,几次在阮菊兰面前表露淫心,被阮菊兰拒绝。
刘其强正找不到下手的机会,赖组长的大字报不谛是给他打了一支兴奋剂。
“阮菊兰,跟我们走,到厂部去交待问题。”刘其强带着工厂里的、以为自己是最革命的人闯进李耀宗家,把刚下班回家的阮菊兰又请回了工厂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老拾 发表于 2016-12-23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拾
2016-12-23 20:50 看全部
不知是李春花的无知还是幼稚,他抢劫金库并造成人员重伤已供认不讳,等待李春花的将是无情的法律。不到年底的时候,两颗子弹结束了李春花和他妻弟的生命。那一年,李春花刚满四十岁。

我出生的时候,李春花已躺在她母亲怀里甜蜜地吸奶。
李春花比我大三个月。李春花出生的那天,是一九六0年九月九日。
  李春花的母亲小巧玲珑,长相标志,很漂亮,不象生过孩子的妇人。
她是李春花父亲的第二个老婆,萍乡人叫小老婆。
李春花的祖父是萍乡市有名的大地主。他祖父在湘东卖掉几十亩田地,把全家从湘东迁居到萍乡城,就在吉星路萍水河边盖了一幢两层楼住宅,并在萍乡城办起了第一家比较大的染坊织布厂,在南门桥头开了一家南杂商店,雇佣了工人和店员,成了萍乡有名的资本家。
李春花的祖父不知是精力用在生意上还是别的原因,其老婆生下李春花的父亲后就不见再有胎。这样,李春花的父亲李耀宗就成了单传。
李春花的父亲李耀宗长大成人后继承父业,继续经营其父创下的业绩。
而其父很有眼光,认识到他的家业迟早属共产党所有,在萍乡县县长盛怀扑到他家做客的时候,有意将儿子李耀宗安排到县邮电局(那个时候萍乡属县建制)去做事。
李耀宗自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为人忠厚老实。盛县长当然愿意有文化、有品德的人到邮电局去工作,便答应了,李耀宗就这样不情愿地进了萍乡县邮电局。其时,他已结婚,并已有了一个女儿。
进邮电局的第二年,也就是民国三十六年,他又有了一个女儿。
为发展李家的基业,延续李家的香火,李耀宗的父亲又要他娶了二房,也就是李春花的母亲阮菊兰。
1949年9月萍乡解放后,国家实行一夫一妻制,李耀宗的大婆子自然与李耀宗分了手,带着两个女儿远走他乡。阮菊兰留在了李耀宗的身边。而李耀宗的父亲、母亲因年老病多,于萍乡解放前夕相继去世。
也不知什么原因,李耀宗娶了二房阮菊兰后就不见生儿养女。直到一九五九年末,阮菊兰怀上了李春花并于一九六0年九月九日顺利解产,李耀宗的脸上才有了那么一丝笑容。
阮菊兰生下李春花的时候,阮菊兰已是萍乡市印染织布厂的工人了。而在未公私合营前,市印染织布厂实际是他老公一家办的厂。公私合营后,就成了国营单位了。
也许是阮菊兰生就小巧玲珑,或是生孩子时年龄偏大,李春花出生时只有3.6斤,在婴儿里的重量算是轻的了。
阮菊兰抱着李春花到我家串门时,挺羡慕地说:“你这个刚出生的崽比我这已三个月的崽还大,将来是福大命大。”
“看你说得好。你的崽才富贵呢,我家只不过生了个叫花子。”
我的父母亲没有多少文化,在给我取名的时候,便请李春花的父亲帮取个吉利的名字。李春花的父亲很慎重,为了我将来真的能大福大贵,便翻开了古书查找。
“国秀,我看取德鑫这个名字最好。将来他一定会是个有品德的人,一定会有三座金山。”李耀宗为选了这么一个好的名字而鼓励我妈用上。我妈就真的用上了这个名字。
那一年,在我们吉星路,我们同年出生的还有储信萍、童国锋、陈汉忠、袁小平、刘爱玲、何小芸、戴年秀。这一年,是鼠年。

吉星路是城南临西的一条老街。从市中心十字路口下来,不过南门桥,右拐弯进去,左手第一户就是吉星路一号。我家住52号。
从我家再走下去百米开外,就进入小西路。我家到小西路之间,也就十几户人家,中间夹着文昌宫(当时已划给市林业局),我家的屋后就是萍乡师范院校。所以总的算起来,吉星路才住了不到百十户人家。
我家住在吉星路的右侧。这一边,基本上是房管局管辖的房子,只有少数几户是属于私有的。
我家对面的这一边,全部是私有的。他们的房子后面就是清沏的萍水河。
我家的对面是李春花家,李春花的右边第二户是童国锋家,左边第一户是刘爱玲家,第五户是陈汉中家。
袁小平家与我家同一边,在二三十米远的烂坪里的对面,烂坪里的里面这一户就是何小芸家。再过去几户人家,便是现在的副市长储信萍家。
七岁那年,我们鼠年出生的都进了跃进街吉星小学学前班。
学前班就设在公共汽车站旁边的一间破旧的大房子里。大班中班小班都坐在一起,挤了三十几个小朋友。
到学前班后,我们学会了懂礼貌,讲卫生,讲团结,帮父母亲做家务。离家上学,我们会道一声爸妈再见,下课回家,会说一声爸妈辛苦了。吃完饭便帮着洗碗洗筷,擦桌扫地。逢到不上学的日子,我们这些小朋友便在一起捉迷藏。
每次捉迷藏,李春花总是挨罚。要他躲藏,他不敢藏床底下、门柜里或衣柜上,他总是躲藏在门角里或灶角里,因而最容易找到。而我、国锋、爱玲、汉忠、小芸、年秀则最不怕脏、不怕黑、不怕暗,每次躲藏,刘爱玲最喜欢跟我藏匿在一处,而我每次都紧紧地把她抱紧,生怕她被发现。
每回做完捉迷藏游戏,我总要挨父母的打骂,说上午洗的衣服,下午就弄脏了。而李春花回家,从没听到他父母亲骂他或打他。因他的衣服未弄脏。
有一次在上课的时间,汽车站一辆出站的客车炸了胎,“啪”地一声炸响,把同学们都引出了教室看热闹,整个教室里只有李春花一人还坐在原位子未动。
同学们满足地从外面进来,老师生气地批评了无组织、无纪律的同学。批评完后,又表扬李春花,说今后就数他有出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老拾 发表于 2016-12-23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拾
2016-12-23 20:50 看全部
不知是李春花的无知还是幼稚,他抢劫金库并造成人员重伤已供认不讳,等待李春花的将是无情的法律。不到年底的时候,两颗子弹结束了李春花和他妻弟的生命。那一年,李春花刚满四十岁。

我出生的时候,李春花已躺在她母亲怀里甜蜜地吸奶。
李春花比我大三个月。李春花出生的那天,是一九六0年九月九日。
  李春花的母亲小巧玲珑,长相标志,很漂亮,不象生过孩子的妇人。
她是李春花父亲的第二个老婆,萍乡人叫小老婆。
李春花的祖父是萍乡市有名的大地主。他祖父在湘东卖掉几十亩田地,把全家从湘东迁居到萍乡城,就在吉星路萍水河边盖了一幢两层楼住宅,并在萍乡城办起了第一家比较大的染坊织布厂,在南门桥头开了一家南杂商店,雇佣了工人和店员,成了萍乡有名的资本家。
李春花的祖父不知是精力用在生意上还是别的原因,其老婆生下李春花的父亲后就不见再有胎。这样,李春花的父亲李耀宗就成了单传。
李春花的父亲李耀宗长大成人后继承父业,继续经营其父创下的业绩。
而其父很有眼光,认识到他的家业迟早属共产党所有,在萍乡县县长盛怀扑到他家做客的时候,有意将儿子李耀宗安排到县邮电局(那个时候萍乡属县建制)去做事。
李耀宗自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为人忠厚老实。盛县长当然愿意有文化、有品德的人到邮电局去工作,便答应了,李耀宗就这样不情愿地进了萍乡县邮电局。其时,他已结婚,并已有了一个女儿。
进邮电局的第二年,也就是民国三十六年,他又有了一个女儿。
为发展李家的基业,延续李家的香火,李耀宗的父亲又要他娶了二房,也就是李春花的母亲阮菊兰。
1949年9月萍乡解放后,国家实行一夫一妻制,李耀宗的大婆子自然与李耀宗分了手,带着两个女儿远走他乡。阮菊兰留在了李耀宗的身边。而李耀宗的父亲、母亲因年老病多,于萍乡解放前夕相继去世。
也不知什么原因,李耀宗娶了二房阮菊兰后就不见生儿养女。直到一九五九年末,阮菊兰怀上了李春花并于一九六0年九月九日顺利解产,李耀宗的脸上才有了那么一丝笑容。
阮菊兰生下李春花的时候,阮菊兰已是萍乡市印染织布厂的工人了。而在未公私合营前,市印染织布厂实际是他老公一家办的厂。公私合营后,就成了国营单位了。
也许是阮菊兰生就小巧玲珑,或是生孩子时年龄偏大,李春花出生时只有3.6斤,在婴儿里的重量算是轻的了。
阮菊兰抱着李春花到我家串门时,挺羡慕地说:“你这个刚出生的崽比我这已三个月的崽还大,将来是福大命大。”
“看你说得好。你的崽才富贵呢,我家只不过生了个叫花子。”
我的父母亲没有多少文化,在给我取名的时候,便请李春花的父亲帮取个吉利的名字。李春花的父亲很慎重,为了我将来真的能大福大贵,便翻开了古书查找。
“国秀,我看取德鑫这个名字最好。将来他一定会是个有品德的人,一定会有三座金山。”李耀宗为选了这么一个好的名字而鼓励我妈用上。我妈就真的用上了这个名字。
那一年,在我们吉星路,我们同年出生的还有储信萍、童国锋、陈汉忠、袁小平、刘爱玲、何小芸、戴年秀。这一年,是鼠年。

吉星路是城南临西的一条老街。从市中心十字路口下来,不过南门桥,右拐弯进去,左手第一户就是吉星路一号。我家住52号。
从我家再走下去百米开外,就进入小西路。我家到小西路之间,也就十几户人家,中间夹着文昌宫(当时已划给市林业局),我家的屋后就是萍乡师范院校。所以总的算起来,吉星路才住了不到百十户人家。
我家住在吉星路的右侧。这一边,基本上是房管局管辖的房子,只有少数几户是属于私有的。
我家对面的这一边,全部是私有的。他们的房子后面就是清沏的萍水河。
我家的对面是李春花家,李春花的右边第二户是童国锋家,左边第一户是刘爱玲家,第五户是陈汉中家。
袁小平家与我家同一边,在二三十米远的烂坪里的对面,烂坪里的里面这一户就是何小芸家。再过去几户人家,便是现在的副市长储信萍家。
七岁那年,我们鼠年出生的都进了跃进街吉星小学学前班。
学前班就设在公共汽车站旁边的一间破旧的大房子里。大班中班小班都坐在一起,挤了三十几个小朋友。
到学前班后,我们学会了懂礼貌,讲卫生,讲团结,帮父母亲做家务。离家上学,我们会道一声爸妈再见,下课回家,会说一声爸妈辛苦了。吃完饭便帮着洗碗洗筷,擦桌扫地。逢到不上学的日子,我们这些小朋友便在一起捉迷藏。
每次捉迷藏,李春花总是挨罚。要他躲藏,他不敢藏床底下、门柜里或衣柜上,他总是躲藏在门角里或灶角里,因而最容易找到。而我、国锋、爱玲、汉忠、小芸、年秀则最不怕脏、不怕黑、不怕暗,每次躲藏,刘爱玲最喜欢跟我藏匿在一处,而我每次都紧紧地把她抱紧,生怕她被发现。
每回做完捉迷藏游戏,我总要挨父母的打骂,说上午洗的衣服,下午就弄脏了。而李春花回家,从没听到他父母亲骂他或打他。因他的衣服未弄脏。
有一次在上课的时间,汽车站一辆出站的客车炸了胎,“啪”地一声炸响,把同学们都引出了教室看热闹,整个教室里只有李春花一人还坐在原位子未动。
同学们满足地从外面进来,老师生气地批评了无组织、无纪律的同学。批评完后,又表扬李春花,说今后就数他有出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老拾 发表于 2016-12-23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拾
2016-12-23 20:50 看全部
李春花不象学前班老师讲的那样有出息。
因为他的父亲是地主、资本家的儿子,他的父亲又继承了祖父的家业,在划分成分的时候,他的父亲就是资本家成分。
资本家就是剥削工人阶级的,是工人的吸血鬼。就因为有这么一层关系,本应该有出息的李春花,因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开始,他被人们冠以“地主崽、资本家小老婆的儿子”而被同学们冷落,在以后的生活道路上一直受到影响。
李春花的父亲李耀宗在萍乡县邮电局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他文化素质高,邮政业务娴熟,对同事和蔼热情,工作又兢兢业业、吃苦耐劳,很受局长和同事们的好评。
所以,他从伪政府邮电局工作起,直到解放后他依然在邮电局工作,未被排挤或清除,就因为他人缘好。
共产党的邮电局局长还重任李耀宗,提升他为邮政业务股长。
直到1968年秋,萍乡由县改市,他的股长(已改科)位子一直不曾动摇过。
可以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的头两年,李耀宗和他的老婆阮菊兰生活都很平静,没有人找他们的麻烦,他和阮菊兰也没有在单位参加任何派性斗争。
局里、厂里的造反派开批斗会,他和老婆都躲得远远的。他本可以安然无恙地度过文化大革命的浪潮冲击,过他平静、安逸的生活。但他身为邮电局的科长,这就在劫难逃了。
市革委工宣队派出了一个工作组到市邮电局搞宣教工作。
工宣组的组长姓赖,这是一个年轻的、身体长得很棒的小伙子。
听说这赖组长苦大仇深,在跟资本家干活时,左手的中指、食指被资本家的机床吃去了。
他到邮电局后,他查职工档案,要求每个职工填写个人履历表,将邮电局职工分出了不同身份,接着他组织召开了两次职工大会。
第一次是忆苦思甜会。他在台上讲得是声泪俱下,下面听的人是哭声一片,引得出身贫苦的职工纷纷上台对地主、资本家进行控诉。
第二次会是检举揭发大会。要职工对隐藏在邮电局内部的阶级敌人大胆揭发举报。李耀宗自然成了被揭发的对象。
第二天,一张白纸黑字的大字报张贴在邮电局院子墙壁上,指名道姓地说李耀宗是地主、资本家的后代,是国民党蒋介石留下来搞复辟的阶级敌人。
李耀宗解放前就在邮电局工作,其父确也是地主、资本家,在大字报上这么一说,邮电局的员工还真地认为是那么回事,便接二连三地出现了8张揭发李耀宗的大字报,说他是人面兽心,以慈和的外貌拉拢腐蚀员工,说他是大色狼,娶了两个老婆,对局里的女工贺某含情脉脉,云云。
这几张大字报的出现,自然让李耀宗陷入了丢官挨斗的困境。
为了把李耀宗搞垮搞臭,赖组长带领工宣组闯进市印染织布厂,张贴了一张“把李耀宗的小老婆阮菊兰揪出来”的大字报,说阮菊兰是烂破鞋,是国民党留下来的女特务,是我们的阶级敌人。
印染织布厂的造反派头头、满脸麻子的厂保卫科科长刘其强,本就对小巧玲珑的阮菊兰早已垂涎三尺,几次在阮菊兰面前表露淫心,被阮菊兰拒绝。
刘其强正找不到下手的机会,赖组长的大字报不谛是给他打了一支兴奋剂。
“阮菊兰,跟我们走,到厂部去交待问题。”刘其强带着工厂里的、以为自己是最革命的人闯进李耀宗家,把刚下班回家的阮菊兰又请回了工厂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老拾 发表于 2016-12-23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拾
2016-12-23 20:51 看全部

阮菊兰被关在印染织布厂办公楼保卫科旁边的一间值班室里。
厂保卫科设在二楼,刘科长和造反派的人轮番审问,要她承认是潜伏下来的女特务,要她交待上级领导是谁,都用什么方式联络,有什么既定的密电码,提供了什么极为重要的材料给蒋介石。
这些提问问得阮菊兰莫明其妙。她除了嫁给地主、资本家的儿子做二房,她什么错也不曾有过。
刘科长说,你怎么没有错,你跟地主、资本家的儿子、国民党隐藏下来的特务睡觉本身就是错,你不承认就是错上加错。
阮菊兰望着这自己的邻居、平时就嬉皮笑脸、爱动手动脚、满脸麻子的科长,想到他几次纠缠自己都没有达到目的,这次落到他手上,怕是逃不过他的魔掌。
阮菊兰躺在值班室的单人床上,想到丈夫被揪斗,自己被审查,儿子无人照顾,内心非常痛楚。想到麻脸刘随时会来侵犯自己,便从发髻上取下一枚发卡握在手中,以此来保卫自己纯洁的身子。
门上响起了开锁的声音。正是吃晚饭的时候,阮菊兰以为是食堂送饭菜的来了,不料,进来的是麻脸刘。
“菊兰,凡事想开些,不要想不通。你只要划清了阶级界限,还是有出路的。”刘其强将手上提来的饭盒放在了用做审讯的办公桌上,回手将值班室的门关上。
阮菊兰靠在床边不敢动身,刘其强便走过来,脸上露出淫笑。
“菊兰,你只要依了我,明天就放你回家。”
“你别过来,我不会答应你的。我也不求你放回去。”阮菊兰握紧了手中的发卡。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刘其强猛地一把抱住了阮菊兰。阮菊兰握着发卡的右手朝刘的脸上刺去。发卡还未刺上脸,握发卡的手被刘挟制住。刘的大手掌在阮菊兰脸上左右开弓掴了几巴掌。
“你个婊子,老子跟你玩算你有福气。”一把将阮菊兰按在了床上,解下了阮菊兰的腰带,扒下了长裤、短裤,双手在阮菊兰的脸上、乳房上、下身处乱摸,很粗暴地奸污了阮菊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老拾 发表于 2016-12-23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拾
2016-12-23 20:51 看全部

李耀宗没有象阮菊兰那样关起来隔离审查。他只是免了科长的职,白天在局里写检查,晚上可以回家睡觉。
做好晚饭后,他叫儿子春花去送一些饭菜和换洗衣服及生活用品给他妈。
“你到厂里找找,一定是关在保卫科,快去快回。”
李春花接过饭盒、衣服和生活用品,便朝印染织布厂走去。
印染织布厂离吉星路不远,过了南门桥再走几百米就到了。
李春花找到保卫科不见里面有人,正想离开,听到旁边一间房屋里面有响动,便走过去推门,房门没有推开,但从门缝隙里看到一个男人压在一个女人身子上。
幼小的李春花好像知道发生了什么,着急地又在房门上用他的小拳在房门上擂了几下:“开门,开门!我找妈妈。”
发泄完兽欲的刘其强听到突然的推门声,猛吓了一跳,以为是厂革命造反派来人了,急忙从阮菊兰身子上下来,穿上裤子,忽听到一个小孩叫找妈妈的声音,悬挂的心才又放下来。
阮菊兰听到儿子在叫,急忙穿上裤子,整理了一下衣服,用手理了理头发,仇恨地瞪了刘其强一眼,便去开门。
阮菊兰打开门,李春花扑进阮菊兰怀里,婴婴地哭了起来:“妈妈,我要妈妈……”
阮菊兰的泪水扑漱漱地掉在儿子的头发上、脸庞上。
“阮菊兰,你要老老实实反省,不要乱说乱动。吃完饭你可以回家。明天上班时间准时来,继续接受审查。”
当刘麻子刘其强的脚刚跨出值班室的门,伏在妈妈怀里的李春花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幕,猛起身跑向已出门的刘其强:“臭流氓,你欺负我妈,你不得好死!长大了,崽就不报这个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老拾 发表于 2016-12-23 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拾
2016-12-23 20:52 看全部

阮菊兰和儿子李春花回到家时已是晚上8点。李耀宗见妻子、儿子都回家了,甚是高兴,赶忙烧水洗澡。
那个时候的中国老百姓,有钱的人家和没有钱的人家在生活上没有多大差别,收入虽少,但菜价物价便宜。
李耀宗家虽然有钱,但他们家穿的、吃的、用的跟我们家差不多。他们家跟我们吉星路的所有人家一样,没有家用电器,没有音响设备,没有照明电,用的是煤油灯。
到了晚上,邻居们便聚集在一起聊聊天,聊到八九点来钟的时候便各自回家上床睡觉。
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后,邻居们也不象从前样聚集在一起闲聊了,而是各自早早把门关上,早早上床睡觉。
阮菊兰洗完澡便躺在了床上。李耀宗安排儿子洗完澡、催儿子睡下后,便上床躺在了阮菊兰的身边。
“菊兰,是我连累了你,使你担惊受怕了,我真对不起你。”
“别说傻话,对不起的是我。”阮菊兰情不自禁地又落下两行热泪,身子不由自主靠在了李耀宗的肉体上。
李耀宗爱怜地抚摸着老婆细腻、柔情似水的身子,非常绝望地说道:“这样搞下去,不知要平白无故地害死多少人,又有多少家庭会被折磨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还不如死了好,免得你活受罪。”
“快别这么说,也千万别这样想。我们的儿子还这么小,谁来把他拉扯大,他多可爱呀。”阮菊兰若有所思地贴紧了老公,手则搭在了老公的敏感处。
李耀宗有了感觉,便又做起了夫妻间的性游戏。阮菊兰很投入,很认真地配合着。
白天受到惊吓和折腾的夫妻俩,各想心思地呼呼睡去,进入了又一个不平静的夜。
有早起习惯的李耀宗,当吉星路谁家的鸡叫了第一声他便已经着衣起床。他怕响动吵醒甜睡的妻子,披上衣,便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门。
来到厅堂,他便开始了全身的活动。活动了半个小时左右,身子上有了细微的汗,有了热乎乎的感觉。李耀宗便用毛巾用温水在全身擦一擦,然后换好炭火,洗米煮饭。
当他做完这一切回到房间的时候,不见地上有鞋子,床上也不见有人,以为老婆解手去了,便喊了一声“菊兰”,没有回应。
忙走进儿子房间,见儿子还在甜睡,不忍心叫醒,便又朝河边凉台走去。
奇怪,昨天凉台的门关得好好的,一大早即开着,便又大声喊了两声:“菊兰……菊兰……”仍不见有回音,知道大事不好,赶忙把儿子叫起来。
李耀宗敲开我家的们,问我父亲在不在家。
我父亲原本在一个乡镇邮电所跑乡邮,一般要到星期六下午才回家。因搞运动,所里关了门,这两天就呆在了家里。
父亲一听说找他,便穿衣裤去开门。
“继发,不好了,我家菊兰寻短见了。”李耀宗神情急慌紧张地说着。说话时牙齿打颤,发出碰撞声。
父亲二话没说,跟着李耀宗进屋,找到手电筒,便站在木板凉台上打着手电朝水面照去,果见水面上飘着一团黑发,黑发随着水波荡漾。
李耀宗伤心地哭了起来,伤感的眼泪漱漱而下:“菊兰呀,你为何不等等我呀!你为何把我和儿子丢下不管了呀!我的命为何这么惨呀!”
李春花懂事地跟着父亲哭了起来:“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我父亲到南门桥头,花二十块钱帮李耀宗请了两个卖脚炭的农民,把阮菊兰的尸体打捞了上来。
那个时候,萍乡市还没有实行火葬,李耀宗托付我父亲临时到街上买了一幅上了漆的棺材,简简单单地把阮菊兰安葬在城外宝塔山的山坡上。
一路上没有放鞭炮,也没有请人敲锣打鼓。
阮菊兰死后,印染织布厂没有来领导,也没有来职工。
在印染织布厂的围墙上出现了几条标语:阮菊兰畏罪自杀罪该万死!打倒反革命分子阮菊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老拾当前离线
注册会员

查看:181 | 回复:9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联系电话:400-888-888 地址:某某省某某市某某街道 邮箱:888888@qq.com ICP备案号: ( 赣ICP备13001315号-6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