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源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9|回复: 1

[小说] 两杠五梅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4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两杠五梅花(短篇小说)【3948字】
                                                                朱华胜


  雷连云接到一个非常熟悉的电话。这个号码几年前他随时在拨打,现在他几乎不打,即使接到,他极为不情愿,但他不得不接,否则会被认为忘恩负义,过河撤桥。
  “是老领导啊,我是连云,你好,你有事吗?”
  电话那头传来前副处长宋怀德的声音:“连云啊,今天晚上继续玩啊,地点在我家,你叫上小丁、小董,七点半准时开始。”
  雷连云不愿意,这个人啊,退休后不好好安度晚年,却总是喜欢喊他打麻将。原来就劝过他,多学几样业余活动,多培养几种兴趣爱好,退休好玩。可是宋怀德听不进去,就喜欢玩麻将,自称是有几十年麻龄的将军级别的高手,多年来胜多输少。呸!还将军级别的麻将高手呢,那不是都看在他副处长的位子吗?谁的麻将胡了都不推倒让他胡,可现在他不是副处长了,胡牌就推倒。世事变迁,已经倒回来了,说输多胜少还差不多。上一个礼拜天晚上他就输了八百多元,现又喊了。
  雷连云想到这里感到好笑,自从自己当上副处长后,也不会输牌。
  雷连云跨进宋怀德家时,小丁、小董已到。这两人都是他的心腹干将,他刚打电话给他们时,两人非常高兴,说是激动更为准确些,就像几年前他接到宋怀德的电话一样。
  找庄,落座,摸牌。
  宋怀德满面红光,身体臃肿,中等个子,头发剃成一个平头。他认为剃成平头显年轻,看不出两鬓的白发。今年六十四岁的他,没有其他爱好,只喜欢一样:打麻将。最近手气很差,他心里很窝火。他请人算了一卦,说这个周末他时来运转,运气好。他大喜,拿出手机,拨出了那个他闭上眼睛也能拨的号码。这小子,还是他退了让位给他的,他又极力向组织推荐。这年头,哪个领导会推荐不认识的人啊,不了解啊。这小子,级别上来了,打麻将的水平也有提高,最近一两年好像输得少,想想以前跟自己那会,水平臭到极点了,总是输。最近很不主动约自己,是不是觉得赢了不好意思呢?
  两圈后,宋怀德摸到一副好牌,他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嘴里还在不停地念叨:“摸个好牌!摸个好牌就胡!”他右手抓了一张牌后,用左手罩住右手,把牌放到鼻子底下,慢慢打开。然后把右手高高举起,“啪”得一声,把牌重重地放在桌子上,高声喊道:“我胡了,杠上花,翻一番,上菜!哈哈哈哈!”那声音,那架势,与拣着一个金元宝没两样。雷连云等三人的眼光也被吸引了过来。宋怀德摇头晃脑地炫耀:“我一直不换牌,就吊小鸡,多准呀!先掰回点损失嘛。”他得意地扫了那三位一眼。
  他们打的是“包一张”,一张就是一百元:小胡赢一百元,放炮者就给赢家一百元;如果不吃上家的牌,也不碰桌上任何一家的牌,叫“门前清”,要翻倍的,每人给赢家两百元;只有字和某一花色的牌,叫凑一色,比如只有字和万字牌,翻一番,每人给赢家两百元;“清一色”要么全是筒字牌,要么全是条字牌,要么全是万字牌、两杠上花、同色同数同字的七对牌“小七对”是满牌,赢者,每人给他四百元;“五梅花”,也是满牌,每人给四百元。但如果是清一色两杠以上“五梅花”,则要在此基础上奖励一翻,就是每人给赢家八百元。当然,几乎没有人胡过这种牌。八百元也是封顶。
  宋怀德摸到一张二筒,不是自己需要的牌,就说:“不要,二奶。”雷连云一看,心里大喜,自己早已在叫牌,小七对,叫的就是这二筒。高兴得大喊:“我要二奶!小七对,胡了!”小丁、小董瞟了一眼宋怀德,他脸色不好看了。这一炮,放得扎实:他要给雷连云四百。宋怀德倒吸一口气,自嘲地说:“连云,二奶你都敢要啊!小心大奶不得啊,哈哈哈!”雷连云说:“只要给她钱,她啥都得。”小丁、小董听了暗笑,却没有笑出声来,这雷连云可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啊。
  时针已指到夜间一点。
  宋怀德已有些头昏了,毕竟年龄比这几个大好几岁。几个男人打麻将,又抽烟又说脏话,整个屋子里乌烟瘴气,氤氲着污浊之气。他今晚开始这几局手气顺,赢了不少。这时,坐在他上家的小董抓起一张牌一看,是幺鸡,说:“鸡鸡!”宋怀德忙说:“我要吃!”说完打出一张一筒来,说:“大奶!”小丁说:“我来吃!”说完打出一张白板来,说:“屁股!”雷连云忙说:“我碰!”大伙儿突然愣了一下,哈哈大笑不止。宋怀德笑着打出一个西风,说:“尿罐!”雷连云忙道:“我要!小胡。”宋怀德懊恼地摸了摸脑门说:“我应该单吊西风啊!连云啊,这样的小胡你都要,臭水平!”随后两局,他又连放两炮,一炮小丁胡,另一炮,小董胡。
  宋怀德心里开始烦躁。刚开始的几个小时赢了二千多元,差不多把上次输了的拿回来了,可是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又输了。刚才又连放两炮,真他妈的倒霉!
  时针已指到夜间三点。
  雷连云说:“老领导,该休息了,你的身体吃不消的。下回再玩也不迟。”
  宋怀德说:“看今天晚上大家兴致高,我豁出这把老骨头,陪大家玩个尽兴。玩个通宵,天亮时叫你们黄姨煮早点给你们吃,然后回去睡大觉,反正明天不上班。”
  雷连云一听,暗暗叫苦。
  小丁、小董听了,倒也没有说啥,反正自己年轻,就陪着玩吧,别人找这种机会还找不着呢,与领导打成一片,包管不会错。就连声说:“好,好!”小丁、小董年纪轻轻倒也会来事,雷连云放炮,他们不要,不是不要,是不敢要,或者是故意不要,就像当年宋怀德放炮给雷连云一样。此时,当宋怀德放炮了,几乎没有思索,小丁就胡了,小董也胡了。宋怀德一炮两响。雷连云心里暗自好笑,这人啊,就是这么回事,难怪古话说得好,人走茶凉啊!
  宋怀德脑门上不断冒汗,他撕了几张卷筒纸擦了几下,汗没有擦净,反倒把白色的纸擦破了,粘在脑门脸颊上不少,这里一点,那里一点的,白扑扑的。
  又一局开始。
  宋怀德摸完牌竖起一看,心里狂喜,全身的血液似乎在流动。十三张牌居然只有一个红中,其余全是清一色的筒字,三个九筒,两个八筒,三个一筒,一个两筒,一个三筒,一对五筒。巧的是,桌上麻将后面屁股那儿翻起的两张底牌分别是五筒、一筒。他瞟了一眼那三人,他们正在理各自的麻将,谁也没有注意到他。
  当上家小董打出一张一万时,宋怀德镇静地说:“不要。”伸手摸起一张,一看,是发财,就说:“恭喜发财。”就把发财打了出去。小丁正要去摸牌,小董说:“碰发财!”雷连云说:“老领导还会抢上水的嘛!”宋怀德也不说话,伸手摸了一张,一看,心里“砰砰”地跳,是一张九筒。他毫不犹疑地把红中丢了出去。他已经叫牌了,很大的牌,是满牌!清一色五梅花叫牌。只要摸着八筒或四筒,就是五梅花,每人将给他八百元。
  雷连云摸起一张,自言自语地说:“不要筒字,却偏来。留着这个讨厌的八筒。”他听到雷连云说八筒,心里突地跳得特厉害,要是打出来八筒,就胡了。可是雷连云居然留着,这个杂种!他心里开始骂人了。此时的宋怀德,心里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雷连云看他的手在抖,忙问:“老领导,是不是胡了,那就推倒吧。”宋怀德摇了摇头,忙说不要。他要搏一搏,这么好的牌,冷静,莫让他们看出破绽,这些家伙,当我不知道啊,都是人精。沉住气,一局就全赢回来,再说了,才打了几圈,也许他们几个还没有叫牌呢,天赐良机,莫错失了这局千载难逢的好牌,也许说时来运转就是指这一局牌。当我老糊涂了啊,不就是没有任现职了吗?退休了吗?连小胡都要我的,还一炮两响。等着瞧,这一局两杠五梅花,让你们见识我的厉害,知道姜还是老的辣。
  此时,已是凌晨四点了。
  小丁、小董意识到,宋怀德手里一定是一副大牌。不然他怎么看起来有些紧张,人坐得很笔直,额头在冒汗,不出声,不吸烟筒,不像刚才那么轻松,眼睛死死盯住每一个人打出来的牌。当然,雷连云是看出来的,知道宋怀德一定是五梅花叫牌。他得想个法子阻止,最好的办法就是放一炮给小丁或小董,让他们中的一个胡,就能解除危机。他决定了,既然自己还没有叫牌,还不如放一炮,放一炮还少出钱。他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他拆自己手中的搭子。对,四五六万字,他打出一个六万。
  小董早就在叫牌,六万一对,南字一对,是对叫。他一听雷连云打出六万,放炮了。对叫最难胡,干脆就胡了吧,这局还是五梅花呢,万一哪一个胡了,自己岂不亏大了。但又一想,这可是雷连云副处长打出的牌,要他的,以后有的是小鞋穿,自己的努力岂不白费了。小则不忍乱大谋。幸亏自己多了一个心眼儿。他想到这儿就改口说:“碰六万!”原本这句话是说:“胡六万!”
  雷连云大失所望,看来小董没有叫牌。他哪里知道,他的这一张六万打得好,正是小董要的牌,可小董的心思,却在牌外啊!
  小董没有摸牌,他碰了雷连云的六万,打出一张南字,没人要。
  这就轮到小董的下家宋怀德摸牌了。
  宋怀德伸出了手,感觉到了,是那张梦寐以求的牌。他全身的血液在沸腾了,他摸得清清楚楚,是一张他最想要的牌:四筒。
  他的手在空间划了一个弧线,啪!他把牌翻过来放在自己面前,重重地说了一声:“四筒!牌满得淌出来。”然后,手伸到码得齐排排的麻将后面,把翻出来的两块底牌五筒和一筒抓了过来,哗啦啦,牌推倒了。他声音有些颤抖,说:“清一色,两杠……五梅花!一人拿八百来!”说完又哈哈哈哈大笑起来。
  小丁、小董和雷连云盯住这副牌左看右看,没有错,正是清一色的两杠五梅花:四个九筒、四个一筒、三个五筒、二三四筒一个搭子,八筒作将。
  小董好不后悔,他应该胡了雷连云的那张六万。
  正当他懊悔不已时,他突然听到雷连云紧张地喊道:“老领导,老领导!”
  宋怀德没有回答,他眼睛瞪得多大,盯着面前的麻将,脸上挂着夸张的笑容,嘴大呲着。
  雷连云有些不安,站了起来,来到宋怀德身边,提高声音:“老领导!老领导!”
  宋怀德再也没有回答他们。
  几天后的追悼会上,雷连云做悼词:“宋怀德处长猝死于书房,死前还在兢兢业业,阅读工作简讯……”
 楼主| 发表于 2017-4-24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请朋友们赐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客户端|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宣传中心|安源论坛 ( 赣ICP备13001315号-6 )

GMT+8, 2017-6-29 01:38 , Processed in 0.092657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