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源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7|回复: 0

[散文] 兄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7 0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兄弟
                         刘继智
                                       
   
因为买房欠了老板的一万多块钱,房老板催得急,说无论如何年底要把余欠的部分付清。

我就像那热锅里的蚂蚁,浑身不自在,左右为难。购房初期,本来就借了几家亲戚的钱,至今还没有还清呢!

我只好硬着头皮去一位比较要好的朋友家,叩开朋友家的大门,一边喝茶,一边拉家常套近乎,然后再转弯抹角聊到自己目前面临的困境,然后再试探试探朋友的口气,要说的话都是在家里考虑再三、练了好几遍的。朋友不慌不忙、若无其事的样子,他好像早已经猜到了我去他家的目的,我的话刚刚一出口,朋友不假思索地附和说:“唉,难呀,大家都有难处,这啵,我也想进一批货,就是难以一下子筹到那么多钱!”本来我心里是想向朋友借点钱,听朋友这么一说,后面要说的话被噎在嘴里,怎么也说不出口。紧接着我又连续跑了好几位朋友家,情景不相上下、遭遇大同小异,到了黄昏,我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中,妻子看到我沮丧的样子,说:“怎么,又白跑了一天,你呀,一点出息都没有,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呢?”

我闷闷不乐,连忙招了招手,对妻子说:“别说了,好不好!”

“实在没有别的法子,不如你问问三哥,看他手头有没有钱?”妻子看了看我,眉头皱了皱,又出主意说。

三哥是我的亲哥哥,排行老三,30多岁才娶了个苕嫂子,结婚两年后,又抱养了一个女儿,全家三口人靠三哥一双手辛辛苦苦挣钱过日子,日子过得相当艰难,属于典型的贫困户。如今,女儿出嫁了,三哥他又患有严重的哮喘病,60多岁了,忙完了农活,还要帮人家打短工、挑砖打垒、当瓦工的下手,挣的钱一分一厘都来之不易,都是血汗钱。我和妻子毕竟是有单位的人,虽工资低微,钱还是来得容易一些,我怎么好意思向他开口借钱呢?我犹豫了,沉闷着,一句话也不说。

“不要不好意思,不是特殊情况,我们不会向他借的,你不试试看,怎么知道他借不借呢?”妻子望了望我,向我鼓气说。

“唉!”我摇了摇头,深深地叹了口气,依然闷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去试试吧,你先探探三哥的口气再说!求不到官秀才在吗,毕竟是我们的亲哥哥!”妻子又敦促说。

“那好吧,我去试试看!”我应承了妻,但心里还是像打翻了五味瓶,不是个滋味儿。可我实在又没有其它的办法呀!

第二天下午,我硬着头皮赶了十几里山路,回了一趟老家,顺便给三哥捎带了几斤肉、几包点心。

山路崎岖,弯弯绕绕,高低不平,我深一脚浅一脚朝前赶路,心里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的。

走向三哥家的大门口时,我迟疑了,愣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低头走了进去。

三哥见我来了,喜出望外,高兴得不得了,他连忙起身,准备去村口的便民超市打酒买菜,留我吃晚饭。我嗫嚅了老半天,只好向三哥撒谎说自己已经吃过了。三哥用疑惑而又深情的目光打量了我好一会儿,笑了笑说:“看你的神情,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事?”

我吞吞吐吐,好半天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支支吾吾的,话到嘴边就是难说出口。

“听说你在城里买了房子,是不是有些为难,实在为难的话,哥哥手头还有点钱,你先拿去用着吧!等有了钱再还我也不迟。”还是三哥先开了口。

我一阵激动,心砰砰直跳,愣了老半天,还是把在路上想好的话说了出来:“还欠万把块钱,你能凑几个就几个,我开春就还你!”话说出口,我又后悔了,这个数目对于没有多少经济来源的三哥来说,一定会让他感到很为难。

“啊!”三哥愣了一下,稍微迟疑了一会儿,然后略有所思地说:“这样吧,你等两天再来,我外面还有有些陈账没有讨回,凑凑,可能差不多......”

我如释重负,心里感激不已!

两天之后的黄昏,我到三哥家去拿钱,恰巧三哥外出还没有回来,我的苕嫂子早已经做好了饭也在等他回来。我等了老半天之后,开始坐立不安起来,心里挺着急,坐了一会儿,又站了起来,在三哥的院子里不停地踱步,最后干脆走到大门口,目光一直盯着村口,默默地张望着,希望三哥的身影早一点出现。

连续几次之后,我有些烦躁不安起来。

太阳落山了,渐渐地落山了;月亮出来了,慢慢地出来了;天渐渐地黑了下来,远山渐渐地变得模糊不清了,迷蒙的村口依然没有动静,依然没有出现三哥熟悉的身影。

我只好又重新回到三哥的屋里,静静地坐下来,静静地等。

突然,大门吱咯一声响了,接着便见三哥急匆匆地撇进屋,他头发蓬松,敞着外衣,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看见我正等候在屋里,连忙说:“我怕你等急了,连人家的饭也顾不得吃,便匆匆赶了回来!”说着,他又连忙撩起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子,径直地走进了里面的房间去了,大约过了几分钟之后,他又重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手里紧紧地攥着一个大纸包,我看见他的手有些微微发颤,嘴上还一个劲地喘着粗气,头上的汗珠还在不停地往下滴。

他挨近我坐下,然后慢慢地打开纸包,里面是一大摞钱,花花的票子,大小新旧不一,有的是一百元,有的是五十元,还有十元五元的,大都是皱巴巴的......他一边用衣袖抹着头上的汗珠子,一边把纸包推到我面前,笑了笑,声音有点发颤地说:“你数数,看够不够?”

我接过三哥手中的钱,一数,整整一万元,连忙感激地对三哥说:“够了够了,足够了,我开春就想办法还你!”

“都是亲兄弟,还说两家话,哪个没个为难之处呢,也不急,你什么时候有了,再还也不迟,我又不急等着用呢!”他朝我傻傻地笑了笑。

我感激万分,连忙揣着钱,准备往回赶。

“吃了饭再走吧!我温点酒,我们哥俩喝两杯!”三哥挽留说。

“不了,我想趁天黑前尽早赶回去!”告别了三哥,我匆匆忙忙往回赶。

几个月后,我去三哥家还钱,恰巧在老家湾村口遇到我的一个远房哥哥,和他搭讪时,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告诉了他。他睁大了眼睛,愣愣地看了我好一会儿,仿佛是自言自语地说:“怪不得哟,怪不得!你三哥去年年底还向我借钱来着,他还借了好几家呢,他哪里有钱呀,去年你嫂子病重住院,花了万把块,他哪里还有钱借你呀!”

我吃了一惊,马上问:“什么,我嫂子去年病重住院,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你嫂子住院时,我叫他跟你说一声,顺便向你借点钱,你三哥就是不肯,说你买了房子,工资又低,不好开这个口,他于是干脆连你嫂子住院的事也没让你知道,他呀,就是这么个人,处处都考虑别人的难处,唉!......”

远房哥哥一边说,一边摇头叹息着。

我一听,顿时浑身一麻,脸上发躁,心里像刀绞似的,怦怦地跳得厉害,感觉脑子发懵,天旋地转似的。我羞愧极了,恨不得钻天入地。

手里紧紧地攥着那一大摞钱,我呆呆地愣在哪里,眼中的泪水禁不住流了出来,我的三哥呀,我的朴实而善良的三哥呀!........
【432824湖北省大悟县黄站镇中学刘继智   电话:13733414896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客户端|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宣传中心|安源论坛 ( 赣ICP备13001315号-6 )

GMT+8, 2017-8-21 22:00 , Processed in 0.095138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